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认定及侵权行为判断

日期:2019-07-15  来源: 点击量:

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认定及侵权行为判断

——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诉浙江中味酿造有限公司、仪陇县中味食品有限公司不正当纠纷案

 

【判决要点】

 被控侵权产品是否侵害涉案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装、装潢的认定条件为:涉案产品是否属于知名商品;涉案产品的包装、装潢是否属于特有的包装、装潢;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涉案产品的包装、装潢是否相同或近似;涉案产品的公司是否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案例来源】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苏01民初316号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苏民终212号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中味酿造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仪陇县中味食品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海天公司拥有“海天”驰名商标,拥有“海天黄豆酱系列标贴图案”的版权登记,做过大规模的广告宣传,根据会计师事务所的专项审计报告,其生产的黄豆酱系列产品2015-2017年营业收入合计36亿余元。现海天公司起诉称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共同生产、销售了被控侵权商品。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

(一)“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的包装、装潢属于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

本案中,现有证据表明,海天公司早在2009年即开始生产海天黄豆酱系列产品,并对该商品持续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较大规模的广告宣传。近三年来,海天黄豆酱系列产品的销售额达36亿余元,相关行业协会出具的证明亦显示,海天酱类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居全国首位。另外,海天商标还被国家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海天公司使用在调味品上的“海天”系列商标还曾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和驰名商标。据此可以认定,涉案的海天黄豆酱系列产品在中国境内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知名商品。

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第二条规定,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的商品的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本案中,海天公司主张权利的包装、装潢为“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两种。这两种装潢主要特征相同,区别仅为底色和个别文字上的差别。其主要设计特征为:标贴正面显著位置以弧线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分有“海天”图文商标以及“Yes!黄豆”字样,背景图的底色为绿色或红色,并含有多个较小的气泡状小球图案;下半部分有“黄豆酱”或“辣黄豆酱”字样,背景图的底色为黄色,并含有多个较大的黄色球状图案。该包装、装潢在文字、色彩、图案及其排列组合上,具有独特的设计,并非为相关商品所通用,应可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

(二)被控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海天公司的包装装潢构成近似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第四条规定,认定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可以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因此,认定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应当按以下原则进行:1.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2.既要进行对包装装潢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包装装潢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3.判断包装装潢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包装装潢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本案中,将被控侵权商品与“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的包装装潢按照上述比对原则分别进行比对,两者标贴正面的图案、颜色及其文字的排列组合方式十分相似,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被控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中的主要构成要素,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与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的包装装潢构成近似,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故应认定两者属于相近似的包装装潢。

(三)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应各自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本案中,浙江中味公司使用涉案包装、装潢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海天公司无充足证据证明仪陇中味公司实施了生产、销售涉案侵权商品的行为,因此,法院认为仪陇中味公司仅仅实施了许诺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鉴于仪陇中味公司的许诺销售行为并未造成海天公司实际经济损失,其也未因此获利,故仪陇中味公司仅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  

关于赔偿数额。(略)酌定本案赔偿数额为100万元。

一审法院判决浙江中味公司停止在涉案侵权商品上使用与海天公司的“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包装、装潢相近似的包装、装潢;仪陇中味公司停止许诺销售涉案侵权商品;浙江中味公司赔偿海天公司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共计100万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是否侵害了涉案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装、装潢,具体包括。2.一审判决的损失赔偿额是否适当。

一、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侵害了涉案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装、装潢

1.海天黄豆酱产品属于知名商品

人民法院认定知名商品,应当考虑该商品的销售时间、销售区域、销售额和销售对象,进行任何宣传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域范围,作为知名商品受保护的情况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

结合海天黄豆酱的生产实践、宣传记录和广告投入、产品销量、相关行业协会的证明、“海天”商标做为驰名商标、广东省著名商标的认定等,应当认定涉案海天黄豆酱产品在中国境内已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并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知名商品。

对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关于海天商标的知名度与海天黄豆酱产品的知名度并无必然联系的主张,二审法院认为,因为商标被使用于商品或服务上,具有区分来源的基本功能,当某一商标被使用于特定商品时,该商标本身所蕴含的知名度势必延及或投射于该特定商品,何况本案海天黄豆酱产品本身早已成为知名商品。

2.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属于特有的包装、装潢  

海天黄豆酱的包装、装潢已具有较为显著的特征(见一审法院认为部分),且现有证据表明,海天公司至迟于2010年1月即已在黄豆酱产品使用上述包装、装潢图案。同时经过海天公司在全国范围内对其黄豆酱产品的持续广告宣传,上述包装、装潢图案已为广大消费者所熟知并成为其选择的重要因素,故海天黄豆酱产品的上述包装、装潢图案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显著特征,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特有包装、装潢。

对于浙江中味公司主张在其2015年开始生产黄豆酱产品时,市场上与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近似的黄豆酱产品很多,这属于行业内的惯常设计,二审法院认为,浙江中味公司提交的相关证据只能证明其他品牌的黄豆酱产品最早生产日期为2014年,而此时使用涉案包装、装潢图案的海天黄豆酱产品面市已超过四年。同时,考虑到海天公司在这四年间对其黄豆酱产品进行了全国范围内的持续广告宣传,可以认定至迟于2014年使用上述包装、装潢图案的海天黄豆酱产品在中国境内即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相关包装、装潢图案已为广大消费者所熟知并成为其选择的重要因素。即至迟于2014年,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已成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上的知名商品的特有包装、装潢。因此,2015年市场上有多家厂商的黄豆酱产品包装、装潢与之相类似的事实,不能成为海天黄豆酱产品包装、装潢属于行业内惯常设计的理由。

浙江中味公司还主张,红黄绿三色属常用设计颜色,不具有特有性,以此否定海天公司涉案包装、装潢的特有性。本院认为,虽然在食品行业中,红、黄、绿系常用的装潢颜色,但并不意味着这三种颜色相互间及与其他设计要素间的具体组合使用方式即是单一或有限的。其设计空间极大,可以有多种组合搭配,包括各要素的位置、大小、比例等。因此,浙江中味公司的该主张因过于宽泛而不能采纳。

3.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构成近似

涉案产品和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进行比较,发现:第一,标贴正面用以划分上下两部分的弧线的位置及弧度基本相同;第二,均有沿弧线弧度作相应变异设计的“(英文单词)!黄豆”的图样,在该图样中两头字体大于中间字体且英文单词的首写(大写)字母上均有一黄色圆球,英文单词虽不相同但对应的中文含义均有好或夸赞的意思;第三,上半部分背景图的底色为绿色(黄豆酱)或红色(辣黄豆酱),并含有多个较小的气泡状小球图案;第四,下半部分中,两者分别标注的“黄豆酱”“辣(味)黄豆酱”字体相同,尤其是“辣”及“辣味”文字,背景图底色均为黄色,并含有多个类似黄豆的较大黄色球状图案。同时,从整体视觉效果看,给人的感觉是基本无差别。所以,无论是单个设计细节,还是整体视觉效果,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均极为接近,已构成近似的包装、装潢。

浙江中味公司提出,两产品的包装、装潢有不同之处,且海天黄豆酱产品上显著标注的是拥有巨大知名度的海天商标,一般消费者基于以上两种情形不会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本院认为,虽然海天公司主张的特有包装、装潢中含有知名度极大的海天商标,海天黄豆酱产品上亦存在着绿色或红色的带子,但即便将以上两种因素纳入本案的整体考量,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海天黄豆酱产品的包装、装潢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仍相近似,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2015年6月30日德清新闻网有关“黄豆酱似‘孪生兄弟’”的报道内容,便是例证。

4.仪陇中味公司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品

首先,现有证据显示:仪陇中味公司在其网站首页、产品目录、公司展厅的广告牌上均对被控侵权产品进行了展示;“火爆食材招商网”上有仪陇中味公司及被控侵权产品的招商宣传广告;仪陇县人民政府网站2017年7月17日刊登的《南充日报》报道称“仪陇中味公司在去年又新增黄豆酱生产线”;海天公司取证人员至仪陇中味公司要求购买黄豆酱产品时,该公司接待人员称“现货不多”,且仪陇中味公司销售总监薛光兵在微信聊天中称“我们每年黄豆酱的产量大概3000吨左右”。以上事实表明仪陇中味公司不仅拥有黄豆酱产品的生产设备,而且实际生产被控侵权产品并对外宣传销售。

其次,虽然目前未能发现标注生产商为仪陇中味公司的被控侵权产品,但考虑到曹建良系浙江中味公司的唯一股东、仪陇中味公司占股90%的大股东,且现有证据可以证明仪陇中味公司存在着生产被控侵权产品并对外宣传销售的行为,故能够认定仪陇中味公司在其生产的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了标注生产商同为浙江中味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

最后,许诺销售侵权行为系专利保护机制中的特有规定,反不正当竞争法并无许诺销售的规定。故一审法院认定仪陇中味公司构成许诺销售侵权无法律依据,本院在此予以纠正。

二、一审判决确定的损失赔偿额失当

被控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知名商品海天黄豆酱产品的特有包装、装潢构成近似,且仪陇中味公司、浙江中味公司使用相同标贴生产被控侵权产品,故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构成共同侵权,应对此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其次,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损害赔偿额,可以参照确定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损害赔偿的方法进行,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侵权人的获利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因此,海天公司选择以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来确定本案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应承担的损失赔偿额,符合法律规定。  

再次,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虽然具有关联关系,但鉴于薛光兵仅系仪陇中味公司的销售总监、在浙江中味公司并无任职,故对其关于浙江中味公司黄豆酱产品年产量的陈述内容,不予采信。但其关于仪陇中味公司黄豆酱产品年产量的陈述内容,应予采信。即应当认定仪陇中味公司黄豆酱产品年产量为3000吨。同时,因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使用标注生产商同为浙江中味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生产被控侵权产品,故该3000吨可视为两公司的共同产量。以该3000吨及被控侵权产品在飞牛网的销售价格7元/瓶为依据,扣除合理损耗,推定销售总额为5100万。此外,虽然海天公司在2015-2017年间的黄豆酱产品平均利润率达23.5%,但考虑到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的企业规模、经营状况以及知名度等均远逊于海天公司,故如将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黄豆酱产品的利润率酌定为10%,则3000吨中味黄豆酱产品的年获利总额已达510万元。海天公司主张的350万元未超出上述获利总额,应予支持。浙江中味公司以单方委托审计结果为依据,主张其产品销量小、获利少,本院不予采信。

最后,虽然海天公司目前仅支出律师费17万元,但根据其为涉案纠纷所签订的“民事委托代理合同(诉讼)”的约定,涉案纠纷现已进入二审程序,则其还需再支付律师费5万元。因此,海天公司主张20万元合理费用,属于为制止侵权所发生的合理开支,理应由浙江中味公司、仪陇中味公司予以赔付。

二审法院判决如下:撤销一审判决;浙江中味公司和仪陇中味公司停止在其黄豆酱商品上使用与佛山市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海天黄豆酱”、“海天辣黄豆酱”包装、装潢相近似的包装、装潢;赔偿海天公司经济损失350万元及制止侵权的合理费用20万元。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