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反法与著作权法保护利益不重合,微信红包页面盗用可构成双重违法

日期:2019-07-15  来源: 点击量:

反法与著作权法保护利益不重合,微信红包页面盗用可构成双重违法

——腾讯诉北京青曙著作权权属、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判决要点】

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的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均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原告腾讯科技公司作为涉案微信红包页面的著作权人,基于其与腾讯计算机公司的许可合同,保留其对涉嫌侵犯著作权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为本案的适格原告。被告经营的应用软件“吹牛”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红包页面”构成实质性相似的页面。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对经营中产生的竞争利益的保护,与著作法所保护的利益并不重合。原告主张“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法院予以支持。但涉案“微信”整体页面仅是为了实现必要功能所需,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被告的“吹牛”应用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同属即时通讯工具,具有竞争关系。其将“微信”应用软件的相关页面进行复制后稍加修改即用于自己的软件的行为,不仅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同时也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案例来源】

案号:北京互联网法院(2019)京0491民初1957号

 

【当事人】

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被告: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2016年12月20日,腾讯科技公司创作完成“微信红包2017新春版”,包含“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2011年1月10日,腾讯科技公司授权腾讯计算机公司运营“微信”应用软件及其各升级版本,并授权其专有使用包含“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在内的美术作品。“微信”应用软件中提供的“微信红包”等功能一经推出,即获得广泛的反响及热度。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吹牛”应用软件的著作权人,在其所运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也使用了相似“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腾讯科技公司与腾讯计算机公司将北京青曙公司以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和涉嫌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判决观察】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二、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一)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构成作品

从整体上看,涉案“微信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的颜色与线条的搭配、比例,图形与文字的排列组合,均体现了创作者的选择、判断和取舍,展现了一定程度的美感,具有独创性,依据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构成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

(二)腾讯科技公司为本案的适格原告

本案中,腾讯科技公司提交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可以证明其为“微信”应用软件的著作权人。而在其对腾讯计算机公司的授权书中明确载明,“腾讯计算机公司可对侵犯其上述合法权益的行为单独或与腾讯科技公司共同以诉讼和非诉讼方式进行权利救济”,因此,腾讯科技公司本案的适格原告。

被告提出在腾讯科技公司进行著作权登记或使用前,已有与涉案美术作品相同或近似的电子红包公开发表。法院认为,将涉案美术作品与被告提出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分别进行对比可知,二者颜色搭配与变化,文字、线条、图形的排列组合与位置设计等方面均明显相同,这些差异恰恰体现了各自创作者的独创性表达,因此被告以此抗辩腾讯科技公司不是著作权人的主张不能成立。

(三)被告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本案中,原、被告各自的电子红包开启页在组合元素、结构与布局、呈现效果等方面基本相同,区别仅在于被告的“云红包开启页”未点开页的黄色圆形中系指纹图样,“微信红包开启页”未点开页的相应位置为“開”字,仅指纹与文字的区别尚不足以形成二者设计上的整体差异,故被告的3款电子红包开启页与原告主张的涉案“微信红包开启页”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再将原、被告各自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进行对比可知,二者也分别构成实质性相似。

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与涉案美术作品相近似的电子红包聊天气泡和开启页,使该软件用户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与涉案美术作品相近似的页面,侵害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本案中,原告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可能因侵权获得的利润或营业收入金额。因此,法院按照法定赔偿计算,综合考量其损害赔偿额为10万元。

二、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本案中原告仍可以获得不正当竞争的法律保护

著作权法是对于作品创作和传播中产生的专有权利的保护,而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对经营中产生的竞争利益的保护,二者保护的利益并不重合。原告主张“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有一定影响的装潢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故原告上述主张是就“微信红包”相关页面寻求标记类经营成果的保护,与其主张著作权法保护的利益不同,原告可以在著作权法之外同时寻求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

(二)腾讯科技公司不是提起本案不正当竞争诉讼的适格原告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原告须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在不正当竞争法律关系中,“直接利害关系”应从被控不正当竞争行为是否直接损害特定经营者的利益来具体考量。这里所说的“利益”应为竞争利益,主要体现为对客户群体、交易机会等市场资源的争夺中所存在的利益。腾讯科技公司虽然是著作权人,但并非上述软件和服务的经营者。该公司既不经营,也未使用过其主张的商业标识,不能对其享有经营的利益。因此,腾讯科技公司与本案不正当竞争主张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不是不正当竞争诉由的适格原告。

(三)“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但“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

涉案“微信红包”服务自推出以来,经过长期、持续、广泛的推广,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应,并得到用户的广泛欢迎和应用。“微信红包”相关页面的风格选择、整体布局、色彩搭配形成了独特的设计组合,相关公众能够将其与“微信红包”及其经营者联系起来,从而起到识别服务来源的作用。因此,涉案“微信红包”相关页面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有一定影响的装潢”。

而“微信”整体页面主要由搜索栏、好友聊天列表、功能栏(包括“微信”“通讯录”“发现”“我”)、聊天页面、图标等组成,上述页面设计仅是为了实现必要功能、操作便利、满足用户习惯等功能性要求,仅是软件类产品的常规设计,没有体现出独特性,并未与“微信”应用软件及其经营者形成相对稳定的指向性联系,起到区分服务来源的作用。因此,涉案“微信”整体页面不构成“有一定影响的装潢”。

(四)被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被告的“吹牛”应用软件与“微信”应用软件同属即时通讯工具,均提供收发红包服务。其3款红包相关页面与“微信红包”相关页面的基本形状、颜色搭配、元素构成、结构布局等具体设计均一致,各自整体视觉效果构成近似,可以认定被告使用了与“微信红包”相近似的装潢。被告的上述使用方式存在导致相关公众发生混淆和误认的可能性,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吹牛”应用软件的提供者与“微信”应用软件的提供者存在某种特定联系,同时也损害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因此,被告的相关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对此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关于被告应当赔偿的经济损失具体数额,因原告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被告因被控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获利,法院综合考虑“微信红包”的商业价值和知名度、被告恶意全面模仿的情节和主观过错、被告软件下载量和使用量,以及可能会造成混淆的影响范围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为40万元。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