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微信表情包具有独创性,恶意模仿侵犯著作权

日期:2019-07-25  来源: 点击量:

微信表情包具有独创性,恶意模仿侵犯著作权

——腾讯诉北京青曙著作权权属及侵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涉案微信表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构成美术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原告腾讯科技公司作为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权人,基于其与腾讯计算机公司的许可合同,保留其对涉嫌侵犯著作权行为提起诉讼的权利,为本案的适格原告。

被告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由于本案中,原告未提交其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被告违法所得的证据,且原告主张按照法定赔偿计算经济损失。人民法院在考量了作品的类型、知名度和市场价值等因素后,酌定损害赔偿额为30万元。

 

【案例来源】

案号:北京互联网法院(2019)京0491民初16794号

 

【当事人】

原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被告: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29日,腾讯科技公司创作完成“微信表情系列1.0”美术作品,其中包括涉案6个微信表情美术作品,并于2018年7月20日进行作品登记。2011年1月10日,腾讯科技公司授权腾讯计算机公司运营“微信”软件及其各升级版本,并授权其专有使用相应美术作品。涉案微信表情均使用于“微信”应用软件中。“微信”应用软件自投入市场以来,为原告迅速积累了数亿用户群体,微信表情等功能一经推出,即获得广泛的反响及热度。北京青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吹牛”应用软件的著作权人,在其所运营的“吹牛”应用软件(iOS系统和Android系统)上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6个聊天表情。腾讯科技公司与腾讯计算机公司将青曙公司以侵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判决观察】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涉案微信表情是否构成作品;二、腾讯科技公司是否为本案的适格原告;三、被告的行为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被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

一、涉案微信表情构成作品

本案中,涉案微信表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即用圆形黄色表示面部,在此基本造型的基础上,通过眼部、嘴部、手势等神态的变化来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绪,生动、形象、富有趣味,在线条、色彩运用等方面体现出一定的个性化选择和独创性表达,具有审美意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规定,构成美术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

而针对被告所主张的涉案“奸笑”表情与百度团队在先设计的“滑稽”表情相同或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认为,二者均为采用“黄脸表情”设计理念的卡通形象,“滑稽”表情与“奸笑”表情在眉毛的位置、长短和形状,眼睛的位置、大小和形状,以及腮红的深浅等方面均存在客观可识别的明显差异,且两表情传递出的情绪和含义明显不同,这一不同亦体现在二者的命名上。因此,涉案6个表情包均具有独创性。

二、腾讯科技公司为本案的适格原告

(一)腾讯科技公司享有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权

涉案微信表情于2018年7月20日进行作品登记,结合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和申请信息、微信表情管理平台截图等证据,可以形成证据链初步证明腾讯科技公司系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

针对被告提出“捂脸”、“嘿哈”、“斜眼坏笑”、和“小委屈”表情均存在在先设计的主张,由于涉案“微信表情系列1.0”于2016年8月29日创作完成,于2016年8月30日首次发表,没有证据证明其他创作人的创作完成时间早于该创作或者发表时间。而被告进一步认为腾讯科技公司有能力修改微信表情署名信息,但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故法院对其这一抗辩理由不予支持。综上,腾讯科技公司享有涉案表情包的著作权。

(二)腾讯科技公司为本案的适格原告

腾讯科技公司作为涉案微信表情的作者,享有涉案微信表情的全部人身权利和财产权利,且在其对腾讯计算机公司的授权书中明确载明,“在不排除腾讯科技公司使用的情况下,授权腾讯计算机公司专有使用。腾讯计算机公司可对侵犯其上述合法权益的行为单独或与腾讯科技公司共同以诉讼和非诉讼方式进行权利救济”。因此,腾讯科技公司仅将部分财产权利授予腾讯计算机公司,其并未放弃对涉案微信表情享有的著作权及进行诉讼的权利,其作为涉案微信表情的著作权人与本案具有直接利害关系,有权作为原告提起诉讼。

三、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本案中,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中使用了与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被告的行为使该软件的用户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涉案微信表情,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的规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关于其中赔偿损失的数额,由于本案中原告未提交其遭受的实际损失或被告违法所得的证据,且原告主张按照法定赔偿计算经济损失。法院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依法酌情判定赔偿数额:

1. 聊天表情是在网络环境下对人类日常表情的艺术化形式,富有创意的聊天表情可以增加网络用户的聊天乐趣,产生意想不到的聊天效果,提升用户体验;

2. “微信”应用软件作为即时通讯软件,用户量庞大,以亿次计算,涉案微信表情生动、形象、有趣,作为“微信”应用软件使用中的相关元素,亦具有较高使用量和知名度,经广泛使用和传播,受到广大用户的普遍认可和喜爱;

3. 涉案微信表情因广泛使用和传播而增值,从商业运营角度考量,若他人欲获得对涉案微信表情的相应授权,需要支付更高的对价;

4. 被告运营的“吹牛”应用软件亦为即时通讯工具,主要用于商业用途,其明知涉案微信表情在先使用且具有较高知名度,却使用与其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主观过错明显,且“吹牛”应用软件的下载量和侵权范围较大;

5. 虽然涉案微信表情富有一定创意,但创作投入和创作难度不大,且“吹牛”应用软件已经停止使用涉案微信表情。

综合上述因素,本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万元。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