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引导手机用户重装系统、删除手机厂商运营APP并牟利的做法构成不正当竞争

日期:2019-10-15  来源: 点击量:

引导手机用户重装系统、删除手机厂商运营APP并牟利的做法构成不正当竞争

——OPPO公司、讯怡公司诉登先公司、掌星公司诉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判决要点】

1.法院认可手机厂商基于应用分发的商业模式所获得的竞争优势和商业利益应受反法保护;

2.法院认为,刷机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在为手机用户解决手机卡顿、死机、系统崩溃、花屏、定屏、无法开机等故障,为用户定制专属操作界面具有积极作用,手机厂商应当对刷机行为保持一定容忍,但需保证方式正当合法;

3.刷机服务提供商应当以公开公用的系统为基础,通过技术创新、智力创造独立开发出符合用户需求、能够吸引手机用户的手机操作系统;

4.通过对他人具有智力成果和技术保护的操作系统进行破解、删除、修改而实施的刷机行为已超出技术中立范畴。

 

【案例来源】

杭州铁路运输法院2018浙8601民初1079号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原告: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

原告:东莞市讯怡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杭州登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深圳市掌星立意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OPPO公司和讯怡公司分别为国产OPPO品牌手机的制造商以及该品牌手机操作系统ColorOS产品的著作权人和所有权人。在市场销售中,除硬件销售外,原告同时通过手机操作系统内置的软件商店、游戏中心、阅读等移动应用程序进行运营获利。

两被告之一的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一家名为“线刷宝”网站的运营方。其盈利模式是为网站注册用户有偿提供针对OPPO品牌手机系统ROM的开发、定制、下载及安装服务。而网站的实际收款方则为本案另一被告深圳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线刷宝”网站,消费者获得的OPPO手机“刷机系统”,手机厂商原本内置的软件商店、游戏中心、阅读等移动应用程序已被替换和更改,被告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此抢占用户群和市场占有率。

因认为两被告的行为侵害了自己的合法收益,并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2018年1113日,OPPO广东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等原告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向法院起诉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连带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487万余元。

 

【判决观察】

一、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断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可从原告是否享有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权益、被诉行为是否具有不正当性、双方当事人是否属于竞争关系以及被诉行为是否给原告造成损害四个方面综合予以分析。

1.两原告享有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权益

OPPO公司基于其用户对手机的使用所形成的流量优势和移动互联网入口优势,通过在手机操作系统中预装自主研发或第三方合作应用APP、运营的各类APP的广告资源、与游戏运营商联合运营游戏等应用分发模式提供增值服务、获取收益,该种商业模式的基础是其手机软硬件的贡献以及用户的市场认可,需要手机生产商投入大量成本和资源,研发用户体验度高、适配性好的硬件和操作系统软件,进行大规模市场拓展和宣传,并提供良好的售后支持和维护才能获得,作为手机生厂商应享有其后续流量变现的权益。故OPPO公司通过应用软件分发服务的商业模式以实现盈利需求,获得的是合法竞争利益和商业优势,应当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同时东莞市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该种增值服务的实际运营者,故其亦享有相关权益。

2.被诉行为是否具有正当性

首先从行为的方式和手段来看,线刷宝刷机包破解OPPO官方软件包写入非官方的软件包;其次从行为目的来看,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对自身提供的刷机服务主观上具有破解他人手机应用系统、删除相关应用并装载己方应用程序的故意,客观上导致OPPO公司各类型手机的操作系统被替换和修改,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行为不仅是一种牟利性的商业行为,更具有明显的指向性和针对性;最后,从行为结果来看,案涉刷机使用的操作系统直接对两原告各种机型操作系统ROM包进行破解、修改和添加,破坏了原操作系统的完整性,减损系统适配性、影响用户体验、破坏操作影响手机用户个人数据安全,最终损害手机厂商和用户的合法权益。

关于案涉刷机行为是否违反商业道德。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和2017年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分发服务自律公约》第十八条规定,本案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刷机服务行为具有不正当性,属于非法刷机,不仅违反了上述《公约》十八条所规定的商业伦理,更直接干扰了两原告的商业模式,实质性替代了两原告基于OPPO手机操作系统所带来的竞争优势和商业利益,扰乱了公平竞争市场秩序;既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也违背了手机行业所公认的商业道德。

关于案涉刷机行为是否干扰竞争秩序。不正当地利用他人已经取得的市场成果为自己谋取商业机会、获取竞争优势的行为,属于不正当行为。本案中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专门提供刷机和相关服务的公司,通过修改、删除、替换原操作系统中的应用软件,并在刷机包中内置其他应用软件的行为,切断了手机厂商和用户的联系、损害了两原告基于其合法商业模式带来的竞争优势和合法利益,并在此过程中实质性替代两原告谋取了不当利益。

3.原被告之间存在竞争关系

本案原被告之间的用户群体均是手机用户尤其是安卓系统的手机用户,具有重叠性,经营模式上均有通过应用分发服务获取利益的方式,具有同质性,故原被告双方在移动互联网用户流量领域和内容服务领域高度重合;两被告作为提供刷机服务的公司,主要是通过手机品牌和类型吸引用户,该种针对性的用户引流方式事实上扩大了线刷宝网站的用户资源;故本案当事人之间具有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制的竞争关系。

4.被诉行为给两原告造成了损害后果

应用软件分发服务变现收益方式对于目前的智能手机厂商的重要性甚至大于手机软硬件销售本身,成为两原告获取市场收益的主要商业模式及核心竞争力。两被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将原装操作系统互联网入口切断,并移除该入口各项自有或第三方应用,替换成两被告指定的合作应用,构成了对原告应用软件分发服务商业模式的颠覆性破坏,削弱了其市场竞争优势和核心竞争力。

综上所述,该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二、两被告的行为是否属于共同侵权

本案中,意思联络上,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专门从事刷机业务的公司,知道也应当知道非法刷机是不符合行业规范的,其未做任何审查,为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网上支付系统、宣传推广,并是相应获益的直接收款人,故其提供了直接帮助,与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主观上具有共同的意思联络。

共同行为上,案涉侵权行为所使用的网上支付交易系统软件系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案涉侵权行为的收益直接由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收取,深圳市某科技有限公司是“线刷宝”商标所有权人,其“售后帮”网站对杭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线刷宝”网站及“刷机”业务进行了互链推广,共同实施了“互链宣传+提成奖励”合作项目并共同获取利益,故二者之间存在分工合作、互相协作和彼此支持;损害结果上,两被告的共同侵权行为与损害具有因果关系,损害结果具有同一性。

综上,两被告共同实施提供非法刷机服务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