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注册商标具有地域性,侵犯对方商标标志专用权的行为应予以制止

日期:2019-10-25  来源: 点击量:

注册商标具有地域性,侵犯对方商标标志专用权的行为应予以制止

——北京无印良品公司诉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1.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认定商品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

2.判断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应当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或服务的关联程度,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3.作为分别拥有两商标的不同市场主体,应当尊重业已形成的市场秩序,在各自商标专用权项下规范行使权利,尽量划清商业标志之间的界限,避免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对于超出己方商标专用权边界、侵犯对方商标标志专用权的行为均应予以制止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案例来源】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民初字第763号民事判决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终172事判决书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被告):株式会社良品计画

上诉人(一审被告):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下称“棉田”)及北京无印良品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无印良品”)以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下称“良品计画”)及其子公司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无印良品”)涉嫌侵犯其享有的第7494239号、第1561046无印良品商标(合称涉案商标)为由,于2015年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该两案历经4年,终于尘埃落定。日前,北京高院就该两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审判决,即认定良品计画及上海无印良品构成侵权,判令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在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muji.tmall.com)、中国大陆地区的实体门店发表为期三十天的消除侵权影响声明,并赔偿合计102万余元的经济赔损失及合理开支。

 

【判决观察】

二审法院认为:

商标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四)伪造、擅自制造他人注册商标标识或者销售伪造、擅自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的;(五)未经商标注册人同意,更换其注册商标并将该更换商标的商品又投入市场的;(六)故意为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行为提供便利条件,帮助他人实施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的;(七)给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

类似商品,是指在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群体等方面相同,或者相关公众一般认为其存在特定联系、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认定商品是否类似,应当以相关公众对商品的一般认识综合判断。《商标注册用商品和服务国际分类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可以作为判断类似商品的参考。商标近似是指商标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他人在先注册商标具有特定联系。判断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应当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既要考虑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及其整体的近似程度,也要考虑相关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使用商品或服务的关联程度,以是否容易导致混淆作为判断标准。

本案中,棉田公司为涉案商标的商标专用权人,北京无印良品公司系棉田公司认可的涉案商标排他使用被许可人,涉案商标处于有效状态,他人未经许可不得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在一审诉讼中已明确表示认可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为被诉侵权产品的委托制造商、无印良品上海公司为被诉侵权产品的销售商;

二者在其生产、销售的印度棉浴巾、印度棉雪尼尔浴室用脚垫、印度棉小型浴巾、印度棉面巾、使用天然染料的浴巾、使用天然染料的面巾、印度棉小型浴巾等商品的显著位置标注“無印良品”字样,在其生产、销售的被套套装/床用、棉多臂提花蜂窝纹织物毛圈毯、柔软浴巾、棉原色单面纱织浴巾、棉格纹面巾套装、柔软浴巾、压缩浴巾、压缩面巾、棉原色单面纱织面巾、印度棉马德拉斯格子布小型浴巾/面巾、棉牛津被套、麻平织枕套、棉多臂提花被套、棉麻双层纱织被套、棉格纹面巾套装、柔软小型浴巾、棉格纹浴巾套装等商品页面的显著位置标注“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字样,能够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法意义上的使用行为。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主张其在浴室用脚垫商品上对“無印良品”商标的使用系合法使用,对此二审法院认为,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主张享有商标权利的第4471263無印良品商标,其核定使用的浴室防滑垫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属于2703类似群组即垫及其他铺地板用品,而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地巾商品属于2405类似群组即毛巾,毛巾被,浴巾、枕巾、手帕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生产、销售的浴室用脚垫商品成份为“棉100%”,该商品在产品原料、制作工艺、功能用途等方面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地巾商品相近,构成类似商品。该商品与第4471263無印良品商标核定使用的浴室防滑垫商品在产品原料、制作工艺等方面差异明显,未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因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在浴室用脚垫商品上对无印良品商标的使用未构成其对第4471263無印良品商标的合法使用,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标有“無印良品”标志的浴巾、浴室用脚垫、面巾等商品及标有“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标志的被套、毛圈毯、浴巾、面巾、枕套等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地巾、浴巾、毛巾被、床单、被罩、枕套等商品在《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同属24052406类似群组,二者在生产部门、产品原料、功能用途、销售渠道、消费对象等方面高度重叠,已分别构成相同或类似商品。

涉案商标为中文“无印良品”,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标志完整包含了涉案商标,二者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無印良品标志与涉案商标仅在第一个汉字上有繁简体区别,“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無印良品与涉案商标若共同使用于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相关消费者在施以一般注意力进行隔离观察时,容易认为使用上述商标的商品是同一企业的系列商标或存在其他关联,从而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在第202127类商品上已注册的無印良品商标与本案涉案商标核准注册的商品类别不同,不能作为本案被诉侵权行为的合理抗辩事由。在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名下包括涉案商标在内的多个无印良品商标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名下多个無印良品已在不同类别商品上分别予以核准注册的情况下,作为分别拥有两商标的不同市场主体,应当尊重业已形成的市场秩序,在各自商标专用权项下规范行使权利,尽量划清商业标志之间的界限,避免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对于超出己方商标专用权边界、侵犯对方商标标志专用权的行为均应予以制止并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主张其对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行为发生在中国境外,在中国境内未实施侵权行为,对此二审法院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中有浴巾、面巾、被套、枕套等多款商品的产地为中国,其他被诉侵权产品即使产地在境外,但注册商标具有地域性,被诉侵权产品在中国境内进入商品流通领域后即已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株式会社良品计画作为被诉侵权产品的制造商应当承担相应侵权责任。

综上,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的“MUJI/无印良品”“无印良品MUJI”“無印良品标志与涉案商标已分别构成使用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株式会社良品计画生产标有上述标志商品的行为、无印良品上海公司销售标有上述标志商品的行为侵害了棉田公司对涉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一审判决关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侵害涉案商标专用权的认定并无不当,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一)停止侵害;(二)排除妨碍;(三)消除危险;(四)返还财产;(五)恢复原状;(六)赔偿损失;(七)赔礼道歉;(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请求赔偿,被控侵权人以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未使用注册商标提出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提供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该注册商标的证据。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不能证明此前三年内实际使用过该注册商标,也不能证明因侵权行为受到其他损失的,被控侵权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商标民事纠纷司法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包括权利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对侵权行为进行调查、取证的合理费用。人民法院根据当事人的诉讼请求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将符合国家有关部门规定的律师费用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鉴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已经侵害涉案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客观上已经造成了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且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已经完全停止其侵权行为,一审法院根据被诉侵权行为事实情况判令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在实体门店及天猫旗舰店发表声明、消除影响并无不当,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棉田公司、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在本案中提交的《纺织产品购销合同》《产品订购合同》《授权销售合同书》、(2014)京长安内经证字第17409号公证书、(2018)京方圆内经证字第30468号公证书、发票、付款凭证等证据能够证明涉案商标在本案起诉前三年内进行了实际使用,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有关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在起诉前三年未实际使用涉案商标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鉴于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在本案中以法定赔偿的方式主张经济损失人民币2473524元以及合理支出人民币126476元,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商标使用情况、被诉侵权行为性质、侵权情节和后果等因素确定人民币50万元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一审法院依据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提交的律师费、公证费、商品购买票据等证据确定合理支出人民币126476元亦无不当。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有关一审判决赔偿数额和合理支出费用判定过高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公司的上诉请求及其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