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商誉承载于商标之上而不能独立存在,商标所有权不适用添附取得

日期:2019-10-25  来源: 点击量:

商誉承载于商标之上而不能独立存在,商标所有权不适用添附取得

——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商标权权属纠纷案

 

【判决要点】

基于在案证据红牛饮料公司经授权许可取得天丝医药公司名下“红牛系列商标”的使用权其为生产、销售、推广相关产品从而取得消费者的认可占领市场获取竞争优势并最终达到所预期的销售利润可以进行相应的广告宣传付出商业运营成本这也符合一般的商标许可使用法律关系项下被许可方的商业运营模式。同时在商标许可法律关系中作为被许可方在签订合同之时即可合理预期商标所有权并不会因其投入广告数额的高低而发生变化除非合同各方主体有特别约定。

商标作为无形资产其除了具有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之外会因实际的使用、宣传而发挥广告功能、表彰功能等其他功能而其中形成的商品声誉、商业信誉则是依附于商标存在而商标的所有权一般仅为原始取得或继受取得作为无形资产的客体并不适用添附取得因为商誉是承载于商标之上不能脱离商标而独立存在二者无法进行现实的分离。因涉案“红牛系列商标”的权属状态是明确的均归属于天丝医药公司所有故红牛饮料公司依据广告宣传的投入而认为其取得了商标所有权缺乏法律依据。同时根据红牛饮料公司自行制作的审计报告其已经在成本中扣除了相关广告宣传投入作为其市场运营的成本故红牛饮料公司该部分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8京民初166号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原告: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

被告: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诉称:

1. “红牛系列商标”属于其资产的组成部分,对其应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2. 红牛饮料公司及相关红牛企业在“红牛系列商标”的设计、策划、申请、注册、商业价值的形成以及品牌维护中做出了巨大的、实质性的和决定性的贡献,依法应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者的相关合法权益。

3. 从公平原则出发,天丝医药保健公司在坐享“红牛系列商标”所带来收益的同时,应当合理承担红牛饮料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进行广告宣传的费用。

因此请求法院

1. 确认第878072、87807312895591264582560827612196095035427969643112271271146010250354263478098241443311122711550332575926935033255号注册商标(简称“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饮料公司单独享有所有权若不能对此予以确认则确认上述“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饮料公司天丝医药保健公司共同所有。

2. 判令天丝医药保健公司向红牛饮料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共计人民币37.53亿元。确认上述“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饮料公司单独享有所有权若不能对此予以确认则确认上述“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饮料公司天丝医药保健公司共同所有。

 

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辩称:

1. 天丝系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产品的开创者、“红牛系列商标”在泰国、中国等地区的所有者,泰国天丝在中国对“红牛系列商标”自始至今拥有清晰、完整、独立的所有权;合同有关条款的含义是指天丝医药保健公司作为商标所有权人向红牛饮料公司提供商标使用许可,绝非转让红牛商标所有权;无论对合同的相关条款做何种理解,红牛饮料公司均不能直接依据合资合同的约定获得“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红牛饮料公司提起本案确认之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2. 红牛饮料公司主张其对“红牛系列商标”在策划、设计、申请注册及维护、广告宣传等方面做出贡献,缺乏事实依据;

3. 红牛饮料公司以其所谓的“贡献”主张基于“公平原则”试图掠夺泰国天丝独立享有的商标所有权和要求赔偿广告宣传费的损失,缺乏法律依据。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红牛饮料公司的起诉事实和天丝医药公司的答辩理由对本案焦点问题作如下认定:

  一、红牛饮料公司关于确认其对涉案“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的诉讼请求应否予以支持

  基于原告对该项诉讼请求所主张的理由,一审法院根据“95年合资合同”、“98年合资合同”相关合同的关系、相关条款的界定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即诚实信用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条即公平原则等作相应认定

  “98年合资合同”是否为“95年合资合同”的延续或补充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该法第七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变更合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变更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合同的变更、延续或者补充一般系针对合同相对方因合同约定事项不明或者发生变动时所导致并且需要经过全体合同相对方作出一致的意思表示若针对不同合同主体所订立的合同且具体约定事项亦存在差异在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相关合同具有延续、补充关系的情况下不宜直接认定二者之间具有延续或者补充的法律关系否则将会对在后成立的合同主体设定额外义务亦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同时公司设立的协议系基于股东之间的意思合意所达成因股东的变更对公司经营理念、发展策略等均会产生不同认知故不同股东之间就公司所达成的设立协议、公司章程等在并未明确约定具有延续关系的情况下不宜直接予以认定

  本案中根据查明的事实虽然“95年合资合同”与“98年合资合同”均系股东针对红牛饮料公司成立事项进行的约定但是“98年合资合同”系因红牛饮料公司住所地变更、注册资金变动以及吸收合并北京红牛饮料有限公司所致二者不具有延续关系理由如下:

  第一“95年合资合同”的主体为中浩集团公司、食品总公司、红牛泰国公司、天丝医药公司而“98年合资合同”的主体为乡镇企业总公司、红牛泰国公司、泰国华彬公司、天丝医药公司故二份合同的主体并不相同

  第二“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第十条、第十一条中约定的各股东之间的出资比例、出资方式以及各股东之间的责任范畴等事项均不相同

  第三“98年合资合同”中并未约定将“95年合资合同”作为补充或者二者之间具有延续关系并且在“98年合资合同”第五十五条中明确约定“本合同经签订后合资各方的一切协议、备忘录、函电等如与合同不符者均以本合同为准”

  因此“95年合资合同”与“98年合资合同”均系各方主体的真实性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等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同时二者并不具有延续或者补充关系“98年合资合同”未约定事项不能直接以“95年合资合同”为准

 

  “95年合资合同”中第十四条和第十九条以及“98年合资合同”中第十四条的具体含义应如何进行界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合同生效后当事人就质量、价款或者报酬、履行地点等内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可以协议补充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合同有关条款或者交易习惯确定该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合同的目的、交易习惯以及诚实信用原则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合同文本采用两种以上文字订立并约定具有同等效力的对各文本使用的词句推定具有相同含义各文本使用的词句不一致的应当根据合同的目的予以解释

  合同条款的解释系对合同各方主体订立合同此种法律行为的解释目的在于探求各方主体的真实意思表示若各方主体对合同条款的理解有争议时应当基于合同有效的解释原则可以采取文义解释、体系解释、目的解释、习惯解释和诚信解释等对合同条款的真实本意进行分析、认定

  本案中“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约定天丝医药公司提供红牛饮料公司的产品配方、商标等第十九条约定红牛饮料公司的产品的商标是合资公司资产的一部分98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约定天丝医药公司提供红牛饮料公司的产品配方、商标等对于上述合同中条款的理解红牛饮料公司认为应理解为天丝医药公司同意将“红牛系列商标”归于红牛饮料公司所有红牛饮料公司对相关商标享有独立或者共同的所有权而天丝医药公司认为上述约定应理解为其同意将“红牛系列商标”许可给红牛饮料公司使用并非针对所有权进行的约定

  对此,一审法院认为针对上述合同条款可以从以下方面进行理解:第一从“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第十九条以及“98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的条款文字词句进行解释并未明确具体的商标注册号等信息同时天丝医药公司“提供”商标并不能直接解释为转让或者转移商标的专用权通过许可方式亦是“提供”的形式之一而且红牛饮料公司作为“红牛饮料”的生产、制造方其通过许可取得“红牛系列商标”专用权后在许可期间所形成的相关权益亦可被称为公司企业财务制度中的“资产”因此基于文义解释并不能直接、明确且毫无疑义的得出红牛饮料公司所理解的含义

  第二从涉案合同条款与其他条款的关系、所处的具体位置以及合同整体的意思等亦不能得出红牛饮料公司的理解内容“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系在“第六章合营各方的责任”部分进行的约定第十九条系在“第七章产品的销售”部分进行的约定“98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系在“第六章合资各方的责任”部分进行的约定上述条款均并非各股东投资方式和比例进行的约定而且针对“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中均存在独立的对天丝医药公司按期履行出资义务进行约定的条款后续系为红牛饮料公司正常运营的辅助责任而且“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更系在“产品的销售”部分就进行的约定从其所处合同的整体体例位置的编排可以得出该条款系对产品中商标的概述而不是对商标具体所有权的约定

  第三从“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订立的目的解释上述二份合同均系为了成立红牛饮料公司所订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股东可以以货币、不动产、知识产权等形式进行出资然而“95年合资合同”与“98年合资合同”并未约定天丝医药公司以知识产权对红牛饮料公司进行出资而且其第878072号、第878073号商标均早于合同签订日即已经申请注册若依照红牛饮料公司的理解在合同订立时至少涉案“红牛系列商标”中第878072号、第878073号商标已经存在可以通过明确约定的方式对其所有权进行确定并且相关商标亦可以通过评估作价等形式作为出资方式进行约定但是“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对此均未作出明确约定故从相关合同设立的目的进行解释天丝医药公司并未将“红牛系列商标”作为标的进行出资而且亦不必然影响红牛饮料公司设立后的运营

  第四若合同所约定条款存在文字疑义时可以参照合同各方主体的交易习惯进行解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红牛饮料公司和天丝医药公司均未对公司成立之初的各方主体的出资义务提出异议而且红牛饮料公司亦未举证证明“95年合资合同”或者“98年合资合同”各方主体曾针对天丝医药公司未履行转让“红牛系列商标”等事项提出过异议自涉案合同成立、生效并履行至今的二十余年的时间里并不存在前述的相关争议因此从订立涉案合同各方主体的交易习惯进行解释亦不能得出相关合同条款系对“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进行的约定天丝医药公司负有转让“红牛系列商标”的合同义务

  第五在合同解释时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当事人的客观行为应当与其主观认知相一致若其客观行为已经作出了其他意思表示在无合理事由的情况下不应作出不相符的理解本案中“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签订之后红牛饮料公司均与天丝医药公司签订了多份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并且依约实际支付了许可费用在本案诉讼前已经将近二十余年通过双方后续履行合同的实际行为亦不能认定合同中相关条款系对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的约定而且红牛饮料公司曾基于商标许可使用协议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天丝医药公司提起民事诉讼虽其后续撤回起诉但是从红牛饮料公司该行为可以证明其亦曾认为双方仅为商标许可使用法律关系最后红牛饮料公司曾申请注册了第5546456号图形商标、第5617039号“红牛及图”商标、第5926691号“纤牛”等12个商标但均转让至天丝医药公司名下若红牛饮料公司认为涉案“红牛系列商标”应为其所有其无须额外对前述商标予以转让故该行为亦可印证合同条款并非针对“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进行的约定

  因此基于上述对“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第十九条与“98年合资合同”第十四条的条款含义进行的分析红牛饮料公司主张依据“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约定应当确认其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权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红牛饮料公司针对“红牛系列商标”广告宣传的投入是否可以作为其享有相关商标所有权的依据

  基于在案证据红牛饮料公司经授权许可取得天丝医药公司名下“红牛系列商标”的使用权其为生产、销售、推广相关产品从而取得消费者的认可占领市场获取竞争优势并最终达到所预期的销售利润可以进行相应的广告宣传付出商业运营成本这也符合一般的商标许可使用法律关系项下被许可方的商业运营模式同时在商标许可法律关系中作为被许可方在签订合同之时即可合理预期商标所有权并不会因其投入广告数额的高低而发生变化除非合同各方主体有特别约定

  商标作为无形资产其除了具有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之外会因实际的使用、宣传而发挥广告功能、表彰功能等其他功能而其中形成的商品声誉、商业信誉则是依附于商标存在而商标的所有权一般仅为原始取得或继受取得作为无形资产的客体并不适用添附取得因为商誉是承载于商标之上不能脱离商标而独立存在二者无法进行现实的分离因涉案“红牛系列商标”的权属状态是明确的均归属于天丝医药公司所有故红牛饮料公司依据广告宣传的投入而认为其取得了商标所有权缺乏法律依据同时根据红牛饮料公司自行制作的审计报告其已经在成本中扣除了相关广告宣传投入作为其市场运营的成本故红牛饮料公司该部分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红牛饮料公司能否依据诚信原则、公平原则取得“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者合法权益即独占所有或共同共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合理确定各方的权利和义务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原则是民事主体进行民事行为所应当遵守的基本原则可以在确定民事主体权利、义务关系时予以适用但是合同各方主体通过真实意思形成的契约在并不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及其他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应当尊重契约自由谨守契约精神

  本案中根据在案证据红牛饮料公司并不能证明“95年合资合同”和“98年合资合同”已经对“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进行了明确约定而通过天丝医药公司所出示的涉案《商标使用许可合同》足以证明红牛饮料公司作为被许可人使用天丝医药公司名下的“红牛系列商标”被许可人并不因在履行许可合同过程中对许可标的即商标进行了广告宣传则当然取得商标的所有权反之许可人亦无权因为被许可人获得了巨大商业利润而超出许可合同约定要求被许可人额外支付许可费用在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中许可人与被许可人均应当依据合同约定诚实守信的履行各自义务故在本案法律关系明确、权利义务清晰且涉案合同有效的情况下无须适用上述法律规定故红牛饮料公司该项诉讼主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红牛饮料公司关于确认其对涉案“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和法律均缺乏依据,一审法院对于其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二、红牛饮料公司关于判令天丝医药公司向红牛饮料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共计人民币37.53亿元的诉讼请求应否予以支持

  本案中红牛饮料公司明确该项给付之诉的请求系依据公平原则由于红牛饮料公司在经营“红牛系列商标”的产品过程中通过对品牌的投入实现了品牌的增值故天丝医药公司应当承担相应的广告费投入。一审法院对此认为红牛饮料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与天丝医药公司就“红牛系列商标”广告宣传费用的分担进行过约定而且作为被许可方的红牛饮料公司如前述理由其为了获取消费者的青睐和赢得市场占有率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进行市场宣传而且红牛饮料公司亦无证据证明涉案广告宣传行为是基于天丝医药公司的要求所致同时天丝医药公司亦未因红牛饮料公司通过宣传而增加产品销量额外获得除商标许可费用之外的其他商业利益在红牛饮料公司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虑且已经就相关广告宣传费用计入公司运营成本的情况下其要求天丝医药公司承担相关费用的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因红牛饮料公司所出示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支持其诉讼请求故天丝医药公司关于诉讼时效的抗辩理由亦无认定之必要,一审法院对此不予评述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