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主播跳槽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日期:2020-07-13  来源: 点击量:

主播跳槽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与李勇、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判决要点】

对于主播与直播平台之间,合同的约定以及相关的合同法律规定已经对双方的权利提供了特别的保护,在违约行为发生时,一般应直接适用合同的约定及相关的合同法律规定。除非经营者的行为在违反合同义务之外,还损害了公共政策所保护的其他利益,否则,反不正当竞争法不应当在合同法之外,再以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的名义进行干预。对于直播平台之间,可以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来主张相应的合法权益,但在市场机制存在自我净化、调节能力的情况下,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市场竞争行为的干预应当保持谦益性。

 

原告: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迅公司)

被告:李勇

被告: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

 

案例来源: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浙01民初1152号民事判决书

 

【案情简介】

原告开迅公司为在线游戏解说平台触手直播(以下简称触手平台)的运营者,被告虎牙公司为在线游戏解说平台“虎牙直播”(以下简称虎牙平台)的运营者。被告李勇于2015年8月25日,和杭州萧山蓝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博公司)签订《游戏解说特别委托协议》,约定蓝博公司委托李勇在开迅公司运营的触手平台进行游戏解说,李勇的推广用名为“圣光”,协议期限自2015年8月25日起至2018年8月24日止,李勇不得在其他平台进行游戏直播。其后,李勇就在触手平台进行独家游戏直播事宜又与杭州视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视琰公司)签订了相关的《主播独家合作协议》,合作期限约定至2021年1月23日止。

2018年9月1日,李勇使用昵称“触手圣光转虎牙”在虎牙平台进行直播首秀,并收取了虎牙公司的首付款45万元。2018年9月3日,李勇和上海伊恬文化传播中心(以下简称伊恬中心)签订《签约主播独家合作协议》,约定双方达成合作关系,李勇与开迅公司的其他合作公司签订的原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由伊恬中心代为承继,具体合作内容包括:李勇根据伊恬中心的推荐与指派,能且只能在触手平台上开展主播业务等。合作期限自2018年9月3日起至2021年9月2日止。并在协议附件中约定,若虎牙公司需李勇归还45万元的合作款,伊恬中心将代为支付,该笔款项按月自基础合作费用中扣减。2018年9月3日,李勇重新回到触手平台直播。但是,2019年3月1日,李勇又转至虎牙平台进行了直播首秀。2019年10月10日,李勇仍使用原“圣光”昵称及原头像在虎牙平台上进行直播。

原告认为,虎牙公司在明知李勇为开迅公司平台签约主播且合作期限尚未届满的情况下,恶意诱导李勇违约至其虎牙直播平台进行游戏解说,违反了商业道德,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且给开迅公司造成了重大的损失。遂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确认虎牙公司允许、放任、有意使用开迅公司培育的主播,并利用主播与用户的粘性,采取昵称、头像等影响力因素,与李勇共同实施的窃取开迅公司用户及流量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2.李勇、虎牙公司向开迅公司赔偿损失13195000元;3.李勇、虎牙公司向开迅公司支付因维权产生的合理费用200000元;4.李勇、虎牙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判决观察】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

一、反不正当竞争法能否适用于本案

法院认为,本案同时涉及主播与直播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以及直播平台之间的法律关系,是否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问题首先应当区分不同的法律关系分别进行分析。

对于主播与直播平台之间,关于李勇在触手平台独家从事主播业务,开迅公司、伊恬中心、李勇三方通过签订合同的方式约定了各自的权利义务。一旦李勇违反合同约定到第三方平台从事主播业务,无论是开迅公司,还是伊恬中心,都可以根据合同约定追究相对方的违约责任。因此,对于各方而言,违约应承担的责任具有可预见性,这符合契约自由的精神。反不正当竞争法系着重于维护市场竞争秩序的法律,即通过制止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维护自由的市场竞争秩序,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在市场竞争中,自由是原则,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干预是例外,其中通过第二条一般条款进行规制尤其应当慎重,而契约自由是竞争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已经建立起合同关系的当事人(经营者)而言,合同的约定以及相关的合同法律规定已经对双方的权利提供了特别的保护,在违约行为发生时,一般应直接适用合同的约定及相关的合同法律规定,这属于经营者自由竞争的范畴。除非经营者的行为在违反合同义务之外,还损害了公共政策所保护的其他利益,比如对于员工不正当披露企业商业秘密的行为,与保护知识成果、鼓励知识创新的公共政策相背离,应同时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除此之外,反不正当竞争法不应当在合同法之外,再以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的名义进行干预,否则就不恰当地侵入了契约自由的领域。本案中李勇的被控侵权行为均可能涉及对合同义务的违反,但并未损害公共政策所保护的其他利益,如在合同约定的违约责任之外,另行要求李勇承担其他侵权责任,亦超出了其在合同订立时可合理预见到的损失。因此,对于开迅公司与李勇之间的法律关系,不应再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调整。

对于直播平台之间,开迅公司、虎牙公司之间并不存在合同法律关系,显然不能通过合同法进行调整。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是经营者之间的市场竞争行为,对于虎牙公司的被控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市场竞争行为,法院认为,市场竞争行为是一种争夺交易机会或谋取竞争优势的行为,互联网领域的市场竞争行为更是对用户注意力和流量的竞争,对于涉案直播平台而言,平台通过培育主播向用户提供优质的直播内容,来吸引用户注意力获得流量,从而获得商业机会和竞争优势。开迅公司、虎牙公司均为游戏直播平台的经营者,两者具有同业竞争关系。李勇作为触手平台签约多年的游戏主播,系具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头部主播。主播作为直播内容生产和呈现的载体,是直播平台的核心竞争力,尤其头部游戏主播具有较强的平台引流作用,是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虎牙公司使用李勇从事主播业务等被控侵权行为,目的在于吸引相关用户选择虎牙平台收看直播,以获取现实或潜在的商业利益,同时也会导致触手平台的用户、流量在一定程度上的流失,从而对开迅公司的竞争优势和商业利益造成损失,两者存在着对于用户群体及相应商业机会、竞争优势的争夺。故虎牙公司的行为属于市场竞争行为,开迅公司有权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来主张相应的合法权益。

二、如能够适用,李勇、虎牙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法院认为,从一般的社会价值观衡量,虎牙公司在李勇负有约定竞业限制义务且尚未解约的情况下即与之签约,未尽到合理审慎的注意义务,且会助长此种不守诚信的行为,具有过错。但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诚实信用原则的核心内容是商业道德,商业道德是指特定商业领域中,市场交易参与者普遍认知和接受的行为标准,商业道德既不等同于个人品德,也不能等同于一般的社会公德,所体现的是一种商业伦理。涉案网络直播行业属于新兴市场领域,对于各种商业规则仍在探索中,商业道德在相关市场共同体中尚未形成共识,应当结合市场经营者的行为方式、行为目的、行为后果等案件具体情形来进行分析判定。

从虎牙公司的行为方式来看,虎牙公司不存在恶意诱导的行为。无论从微信聊天记录,还是从庭审中李勇的陈述来看,李勇均认可系出于自身发展考虑进行直播平台的转换,虎牙公司在评估李勇的商业价值后,与李勇进行签约,并协商确定了合作款项的金额,并无证据证明虎牙公司为攫取触手平台竞争优势而采取了其他诱导的行为。因此虎牙公司的行为并非恶意诱导,不属于采用不正当手段破坏其他平台经正当劳动获得的竞争优势的行为。

从虎牙公司的行为目的来看,虎牙公司亦非有针对性地攫取竞争平台的用户流量和竞争利益,不具有不正当竞争的目的。主播在与平台合作期间所积累的知识、经验和技能,仍然是其人格的组成部分,主播在合同期限内到与原平台具有竞争关系的其他平台进行直播的行为,虽然可能构成违约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基于维护人身自由,保障人才自由流动的基本原则,法律并不能禁止主播运用自身的知识、经验和技能在其他平台进行直播的行为。在此情况下,虎牙公司作为一个经济人,基于自身商业利益判断,选择与可以为其带来商业机会和竞争优势的跳槽主播合作,拓展头部主播阵容,从而提升平台竞争力,这符合通常的商业伦理,不具有不正当竞争的目的。

从虎牙公司的行为后果来看,在主播由于自身原因和与原平台具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直播平台进行合作的情况下,即使由于主播与用户之间的黏性较强,主播会在一定程度上带走原平台的用户及流量,但对于触手平台而言,平台的用户及流量损失系其依据合同可期待获得的利益,而并非如职务发明创造、商业秘密等其依据法律可直接享有的权利或合法权益,因此其可以在与主播签署的合同中约定包括流量损失在内的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以弥补其相应的损失。对消费者而言,开迅公司并无证据证明虎牙公司利用李勇在触手平台直播期间,直接对用户进行了导流的行为,干扰了用户对于直播平台的选择,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同时,从该行为对市场竞争秩序的影响来看,一方面,在主播跳槽行为本身存在合同法进行规制的情况下,平台完全可以通过与主播之间的合同安排,对主播违约可能对其竞争利益造成的损害进行充分的救济,主播以及接收主播的平台亦会理性考量主播违约带来的商业风险和损失,而不会产生主播毫无节制地随意转换平台,从而对行业发展和竞争效率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局面;另一方面,平台也可以通过丰富直播内容、优化用户体验、创新服务项目等方式,增强用户与平台之间的黏性,从而促进行业内的自由竞争,进一步激发市场的活力。在本案中,开迅公司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平台单纯接收跳槽主播的行为,对游戏直播行业市场秩序可能造成的影响程度,已经需要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介入。在市场机制存在自我净化、调节能力的情况下,反不正当竞争法对于市场竞争行为的干预应当保持谦益性。综上,法院认为,虎牙公司的涉案行为并未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如不正当竞争成立,李勇、虎牙公司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

鉴于李勇和虎牙公司的行为均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法院对于第三个争议焦点不再予以评述。

 

综上,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原告杭州开迅科技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