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拳皇》与《三流女侠》的角色之争

日期:2020-07-30  来源: 点击量:

拳皇与《三流女侠》的角色之争

——乐玩新大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与金刚时代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北京威驰克国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湃拉影视文化传媒工作室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判决要点】

1、在游戏形象与电影人物形象的对比中,整体造型、色彩搭配等视觉效果以及局部细节特征都高度相似的情况下,个别配饰不同、衣服颜色不同等少量的、非实质性的差异不影响两作品可构成实质性近似的判断;

2、在已经确认侵犯了著作权人摄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况下,对游戏角色形象进行的复制在以摄制电影的方法将相关美术作品固定在相应载体上,属于摄制权控制范围内的复制行为;涉案电影在被用于信息网络传播之前,必然存在将相关文件上传至服务器的复制行为,此类特殊条件下的复制行为,亦应由信息网络传播权而非复制权予以规制,对一般的复制权不应再进行评判;

3、当被告对同一角色游戏名称的使用行为以及游戏角色形象的使用行为已经被著作权法所评判,虽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但无需另行适用不正当竞争法重复评判,而无需适用不正当竞争法重复评判也不影响对被诉行为不正当性质的认定;

被告侵权行为的收益并非是确定赔偿数额的唯一依据,在侵权收益明显低于原告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其他因素综合评定赔偿数额。

【案例来源】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64742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原告:乐玩新大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金刚时代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

被告:北京威驰克国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湃拉影视文化传媒工作室(普通合伙)

 

【案情简介】

《拳皇》系列游戏系日本SNK公司于1994年开始发售的一款经典对战型格斗街机游戏,简称“KOF”。经日本SNK公司授权,原告乐玩公司享有《拳皇》97版和98版游戏(以下简称涉案游戏)以及涉案游戏的人物角色等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相关著作权权利及以自己的名义依法维权的权利。原告乐玩公司发现,三被告未经许可,在制作、发行的电影《三流女侠》(以下简称涉案电影)中使用了涉案游戏的经典人物形象“不知火舞”“蔡宝奇”“陈国汉”“二阶堂红丸”,侵害了乐玩公司享有的复制权、改编权、摄制权及信息网络传播权。此外,原告主张三被告对涉案电影中的对应角色进行误导性地命名并以“不知火舞重操旧业”对其影片进行宣传,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决观察】

 

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如下:一、涉案游戏中的四个角色形象是否属于作品;二、乐玩公司是否有权就涉案游戏角色形象主张权利;三、三被告与被诉侵权行为的关系;四、被诉行为是否侵害了乐玩公司主张的复制权、改编权、摄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五、三被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六、法律责任。

一、涉案游戏中的四个角色形象是否属于作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条的规定,以及我国、日本和美国均为《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的成员国,涉案游戏在日本、美国享有的著作权亦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和第四条第八项的规定,涉案游戏中的“不知火舞”“蔡宝奇”“陈国汉”“二阶堂红丸”四个角色形象,均以线条勾勒、色彩搭配等方式构成,各自具有特点鲜明的五官、身材等外貌形态,以及风格迥异的服饰、发型等细节特征,是以平面造型艺术形式体现出的个性化的表达,具有一定的审美意义和独创性,属于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依法应受保护。

二、乐玩公司是否有权就涉案游戏角色形象主张权利

如无相反证据,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当事人提供的涉案作品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等,可以作为认定著作权归属的证据。本案中乐玩公司提交的《许可申请书》《知识产权转让合同》《备忘录》《履历事项全部证明书》、美国国家版权局登记记录证明以及日商SNK公司出具的《授权书》《授权确认书》等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以及日商SNK公司专门出具的《授权确认书》,能够明确乐玩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针对涉案电影中的侵权行为采取维权措施。

因此,乐玩公司经合法授权,对涉案游戏及其中的美术作品(即涉案的四个游戏角色形象)享有相应著作权,有权在本案中单独以自己的名义主张权利。

三、三被告与被诉侵权行为的关系

涉案电影片尾载明摄制/出品:金刚时代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联合出品:北京威驰克国际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湃拉影视文化传媒工作室,故在缺乏相反证明的情况下,应当认定三被告为该影片的制片者。三被告合作拍摄涉案电影,在共同享有相应权利的同时,亦应就该影片所可能引发的法律责任共同予以承担。

四、被诉行为是否侵害了乐玩公司主张的复制权、改编权、摄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乐玩公司提交的证据证明,涉案游戏早在涉案电影拍摄多年以前就已公开发表并广为传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三被告应当有条件接触并知晓涉案游戏角色及其形象特征。将涉案四个游戏角色形象与涉案电影人物形象进行比对后不难发现,后者无论是整体造型、色彩搭配等视觉效果,还是诸多局部细节特征,均与前者具有高度相似性。例如,不知火舞丽娜蔡宝奇蔡主任的发型、服装、道具、体态基本相同;陈国汉陈胖子的武器、服装、体态基本相同;二阶堂红丸唐唐的衣着及造型基本相同,这些相同的内容还包括部分具有鲜明特点和个性化的细节,如不知火舞丽娜的扇子、蔡宝奇蔡主任的帽子、墨镜及武器、陈国汉陈胖子的铁链、二阶堂红丸唐唐的黑色手套等。尽管上述电影人物与游戏角色在个别细节方面有所不同,如不知火舞丽娜的耳饰、蔡宝奇蔡主任的服装颜色、二阶堂红丸唐唐的发色等,但这些少量的、非实质性的差异,并不能改变后者主要使用了前者作为美术作品所具有的独创性表达这一事实,亦不足以影响二者之间整体上构成实质性相似这一判断。

在上述认定的基础上,本院对乐玩公司有关复制权、改编权、摄制权、信息网络传播权被侵害的主张分析如下:

首先,关于摄制权。摄制权是指以摄制电影或者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作品固定在载体上的权利。本案中,涉案电影对涉案游戏中的四个角色形象所采用的是近乎原样照搬式的使用,是以摄制电影的方法将乐玩公司享有权利的上述美术作品固定在了相应载体上,构成了对摄制权的侵害。

其次,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本案中,涉案电影通过爱奇艺网站进行传播,必然使其中所包含的涉案游戏中的四个角色形象一同被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故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

再次,关于改编权。改编权是指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因此,判断涉案游戏角色形象与涉案电影人物角色形象是否存在改编关系,关键在于后者是否在使用了前者实质内容的基础上,又加入了新的、独创的表达,从而使后者成为既包含前者又有别于前者的、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本案中,涉案游戏角色形象作为美术作品在被以摄制电影的方法予以固定的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从平面到立体,从游戏角色形象到电影人物形象的改变,但从上述改变的方式、程度、结果等方面看,仅是限于局部、细节层面的少量、非实质性的变化,并未增添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尚不足以使经改变后的涉案电影人物形象构成新的作品,其本质上仍是对涉案游戏角色形象的复制,故未构成对改编权的侵害。

最后,关于复制权。如前所述,本案中对游戏角色形象所进行的复制,其具体方式是以摄制电影的方法将相关美术作品固定在相应载体上,属于摄制权控制范围内的复制行为。在摄制权已涵盖拍摄电影这一特殊情况下所发生的复制行为并足以进行规制的情况下,无需再行适用复制权这一规制一般复制行为的权项对此进行评判;同理,尽管涉案电影在被用于信息网络传播之前,必然存在将相关文件上传至服务器的复制行为,但此类特殊条件下的复制行为,亦应由信息网络传播权而非复制权予以规制。因此,在已经认定三被告的行为侵害了摄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情况下,对于乐玩公司有关其复制权受到侵害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五、三被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三被告以其与乐玩公司不存在竞争关系为由,辩称本案不应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其行为亦未构成不正当竞争。对此,本院认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适用,并不以原被告属于同行业或存在直接、狭义的竞争关系为前提,只要被诉行为有可能属于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该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即可适用该法予以判断。

判断乐玩公司所主张的两项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关键在于是否会导致混淆、误认。乐玩公司提交的证据显示,涉案游戏的传播时间长、范围广,在众多与电子游戏相关的网站、期刊文献中设有专区、专题或有专门文章对该游戏及不知火舞”“陈国汉”“蔡宝奇”“二阶堂红丸等游戏角色进行介绍、评论,尽管不同版本的游戏下上述人物或存在其他称为,但仍足以证明涉案游戏本身及其游戏角色均在相关公众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在将四个涉案游戏角色形象用于电影人物的基础上,三被告又以不知火舞重操旧业对电影进行宣传,并利用陈国汉”“蔡宝奇”“二阶堂红丸的角色名称或形象特征将其电影人物命名为相近的陈胖子”“蔡主任”“唐唐,具有明显的混淆故意,足以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涉案电影的内容与涉案游戏及游戏角色在内容、情节等方面存在授权、合作或具有改编、续写等特定联系,从而以不正当的手段借助涉案游戏及其角色的知名度、吸引力,误导公众观看其电影并牟取不正当利益。从这是98拳皇吗”“拳皇真人啊”“不知火舞”“蔡宝奇啊”“红丸啊这”“二阶堂红丸和陈国汉等评论内容也可以看出,观众首先会将涉案电影及人物与涉案游戏和角色联系起来,而不会认为是三被告独立创作的、与后者无关的全新作品或人物。上述被诉行为,系擅自使用与具有一定影响的涉案游戏角色相同或近似的名称,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之规定,属于足以引人误认为与涉案游戏及其角色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行为。鉴于前述宣传语起到的作用是引起混淆、误认,其内容并非是对涉案电影的制作水平、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方面所进行的虚假宣传,而对游戏角色名称的使用行为也无需另行适用其他条款进行重复评判,故本案不应另行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项和第八条。

六、法律责任

   对于赔偿损失部分,被告提交证据证明其涉案电影的分账收益为30余万元,但该金额尽可作为一定的参考,并不应以其作为确定赔偿数额的唯一依据,否则在违法所得极低甚至为零的情况下,权利人的高额损失将无从弥补。这不仅明显有违公平,亦与相关法律规定的基本目的不符。

法院重点考虑以下情节:1.涉案游戏及角色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及市场价值;2.涉案游戏角色形象被用于电影中的主要人物,在影片中起到重要作用;3.从涉案电影的摄制、传播以及观众评价等情况看,其在演员阵容、故事情节、制作水平等方面,并未表现出具有较大市场潜力或较高观赏价值,吸引观众的主要原因在于使用了涉案游戏角色形象、相关人物名称及宣传语;4.公众须付费成为爱奇艺网站会员方可观看影片;5.涉案电影的传播范围和持续期间。故法院酌情确定三被告就侵害著作权行为赔偿乐玩公司50万元,就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乐玩公司20万元,并支持原告主张的10万元诉讼支出。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