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游戏元素作品性质的认定标准

日期:2020-08-14  来源: 点击量:

游戏元素作品性质的认定标准

——天津益趣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天赐之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上海指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

 

 

【判决要点】

1、游戏整体或局部元素是否能够获得著作权法保护,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分析,同时也要结合在先原有公开设计的情况甄别

2、涉案游戏不构成连续的画面,不能表现出画面中的人物或事物在运动的观感,亦不具备相应的剧情或故事情节,故不构成类电影作品;

3、电子游戏的设计架构,包括游戏的主题、规则、玩法、情节等内容,一般情况下属于思想的范畴,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4、电子游戏规则属于思想的范畴,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除非游戏的文字规则能够体现出作者的取舍、选择、安排、设计,达到作品的独创性高度,则可以认定为文字作品;

5、人物设置参数虽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范围,但游戏内的人物设置参数是游戏开发者经过付出一定人力、财力等经营成本而得以确定的,并通过反复调试以保证游戏的平衡性,能够为游戏经营者带来经济利益,属于合法权益。

【案例来源】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8民初29139号民事判决

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民终2613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天津益趣科技有限公司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天赐之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指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益趣公司(《拳皇98终极之战OL》权利人)认为天赐之恒公司和指天公司上线的《数码宝贝大冒险》《精灵大冒险》《觉醒吧数码神兽》等13款被控侵权游戏涉嫌整体抄袭涉案游戏,是典型的换皮抄袭游戏,游戏规则说明书、游戏交互界面、游戏关卡地图以及游戏内功能界面设置等部分均侵犯了益趣公司的著作权,同时,因该涉案游戏的游戏界面构成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因此两被告还存在搭便车的故意,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决观察】

 

原审原告主张其游戏整体、游戏规则文字、游戏UI界面、新手引导、游戏设计构成作品,且二原审被告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审法院做如下评述:

通常而言,游戏由三个部分构成,即游戏软件源代码、游戏运行的界面(包括人物服装道具地图等)、游戏的情节线索。游戏的创作过程并非凭空产生的,大多在借鉴其他原有的游戏基础上进行再创作。同类游戏往往使用类似的引擎开发获得,游戏整体或局部元素是否能够获得著作权法保护,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分析,同时也要结合在先原有公开设计的情况甄别,故本案中原审原告主张的游戏整体及局部元素的比对,一审法院结合双方提交的证据及表达方式进行整体比对和局部分析,再结合原审原告的的表达方式及在先已经形成公有领域素材进行辨别。

首先,关于原审原告主张游戏整体构成类电作品,一审法院认为,结合其提交的证据及陈述来看,草薙京与其他人物的活动及关卡类游玩情况,均不构成连续的画面,也缺乏电影情节的表达方式,画面的整体观感散乱,不能形成较为集中的主线表达方式,不能形成蒙太奇效果,据此主张涉案游戏构成类电作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涉案游戏的UI界面,其主要为矩形框架,并在主框架内设置若干子框架,用以展现游戏各个参数,游戏UI能够构成作品的前提是能够形成独创性表达,但是受限制于手机界面空间,大多数手机游戏的界面均采用类似设计,原审原告未举证证明其UI界面系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其关于二原审被告抄袭其UI界面的主张,一审法院亦不予支持。

游戏规则形成的文字是对于游戏游玩过程的说明性文章,类似于产品说明书,该说明性文章的独创性较低,任何人在对游戏进行说明时,都无法避免对于游戏的架构、人物、功能、参数进行介绍,如认为这类文章具有独创性势必会造成他人今后无法对游戏进行说明,故原审原告主张其构成作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新手引导,原审原告主张其构成类电作品,关于该视频介绍也是类似于说明性文章,其未注意到类电作品的本质在于“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其将介绍游戏过程中截取的若干片段和功能性介绍作为主画面的视频,企图以类电作品来保护,有悖于类电作品的立法初衷,将类电作品做庸俗化理解。

关于游戏设计,按照思想表达二分法,游戏设计属于思想,除非其将游戏设计固化为文字则可以获得保护,单纯的游戏设计行为应当通过其他法律规范来保护。本案中原审原告未对其主张的游戏设计的独创性进行充分有效的举证,其游戏设计中的各种系统在这类即时战斗类游戏中均属于正常的作战、增益、购物、地图、社交等设计。

原审原告主张两款游戏人物中有54个人物达到实质性相似,但经对比两款游戏的人物形象不同,其相似或者相同之处在于游戏的角色设定数值上。关于人物和属性左右分置的界面设计仍然不属于独创性设计,而数值也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范围。

原审原告仅举证证明权利游戏的知名度,但未举证证明地图等界面的特有性,因此一审法院对于其主张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是二原审被告对于人物的设置属性上确实抄袭了原审原告的设计,该种设计系原审原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的法益。根据原审各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其均为游戏公司,具有天然的竞争关系。原审原告的作品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在市场上的影响力较大,虽然双方取材于不同漫画,但是在游戏角色属性设置上存在明显抄袭行为,原审原告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开发游戏,并将游戏的人物参数反复调试保证游戏的平衡性,以达到让玩家参与游玩的客观效果,并取得较大的市场影响力,在此情形下,被告将涉案游戏的人物设置参数窃取使用,并将涉案游戏的安卓端开发并投入市场,这一搭便车行为有损于原审原告的智力劳动成果,同时在游戏玩家中容易造成不良影响,导致原审原告的相关市场受损,产生较大的经济损失,违背了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原则,应当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即删除或修改被告侵权游戏中的人物设置参数,并赔偿原审原告经济损失。

综上,一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一、指天公司、天赐之恒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二、指天公司、天赐之恒公司于一审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赔偿益趣公司经济损失150万元及合理费用176200元,以上共计1676200元;三、驳回益趣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天赐之恒公司是否侵犯了益趣公司的著作权;二、天赐之恒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对益趣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三、一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略)。

一、关于天赐之恒公司是否侵犯了益趣公司的著作权

二审法院认为,电子游戏画面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通常认为至少应当满足以下要件:一是电子游戏包含一系列的图像或者画面;二是上述图像或者画面能以某种连续的方式显示,上下之间存在紧密的联系;三是电子游戏呈现上述图像或者画面时会给人以活动的印象、感觉。至于创作游戏画面的技术手段,包括摄制在一定介质上,不是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构成要件。本案中的涉案游戏为卡牌游戏,在涉案游戏的整体游戏画面中,多数画面均以静态画面为主要呈现内容,并随着玩家的操作行为实现不同静态画面的变化与切换。上述游戏画面之间大多不具有连续性,不能表现出画面中的人物或事物在运动的观感,亦不具备相应的剧情或故事情节,故未构成类似电影作品的连续动态画面。因此,涉案游戏画面就其整体而言不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本案中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作品的游戏设计足够具体且具有独创性,从作品法定形式的角度分析,游戏设计也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任何一种作品形式。因此,涉案游戏设计未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

在用户交互界面方面,手机游戏因受屏幕空间、玩家操作习惯等因素限制,其用户交互界面的布局设计通常有限。被控侵权游戏与涉案游戏的用户交互界面仅布局设计存在一定近似之处,且该设计多数同类游戏所采用的惯常设计,或属于为实现相关游戏功能的有限表达,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电子游戏规则属于思想范畴,涉案游戏的文字规则表达简单,不足以体现作者的个性,不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

涉案游戏的新手引导并非由连续的动态画面组成,不构成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涉案游戏与被控侵权游戏在人物的美术形象上差异明显,其相同或相似之处仅在于游戏人物的设定数值,以及人物和属性左右分置等界面设计上,而上述相同或相似的部分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范围。

综上,益趣公司关于天赐之恒公司与指天公司侵害了涉案游戏著作权的主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应当不予支持。

二、关于天赐之恒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构成对益趣公司的不正当竞争

本案中,首先,在案证据足以证明天赐之恒公司为被控侵权游戏的开发者或实际运营者。经一审法院查明,被控侵权游戏抄袭了涉案游戏的人物设置参数。游戏内的人物设置参数是游戏开发者经过付出一定人力、财力等经营成本而得以确定的,并通过反复调试以保证游戏的平衡性,能够为游戏经营者带来经济利益,属于合法权益。并且,抄袭游戏人物设置参数的行为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未予特别规定,故可以考虑一般条款的适用。其次,天赐之恒公司抄袭人物设置参数的行为一定程度上夺取了益趣公司的游戏用户数量,影响了益趣公司来自涉案游戏的营收能力,损害了益趣公司的商业机会和竞争优势,故益趣公司的合法权益确因天赐之恒公司的竞争行为受到实际损害。并且,该竞争行为对于消费者而言亦造成了不良影响。最后,天赐之恒公司未通过自己合法的智力劳动参与游戏行业竞争,而是通过不正当的抄袭手段将益趣公司的智力劳动成果占为己有,其行为超出了游戏行业竞争者之间正当的借鉴和模仿,背离了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具备不正当竞争的性质。因此,天赐之恒公司抄袭涉案游戏人物设置参数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一审法院相关认定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