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热血传奇》诉《王城英雄》游戏“换皮”抄袭索赔千万被驳回

日期:2021-06-25  来源: 点击量:

《热血传奇》诉《王城英雄》游戏“换皮”抄袭索赔千万被驳回
——娱美德公司等与三七互娱公司等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侵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1.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的创作方法和传播利用方式会不断出现。当新的作品表达与法定作品类型都不相符时,应当根据知识产权法激励理论的视角,允许司法按照知识产权法的立法本意,遵循诚实信用和公平正义的原则,选择相对合适的法定作品类型予以保护。
2.关于知识产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基本政策是,自由竞争、模仿自由和公有领域是原则,纳入著作权等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属于例外,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设定的具体条件构成了其保护权益的边界。同时,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不能抵触著作权法等专门法的立法政策,否则将架空专门法,影响整个法律体系的平衡。就本案而言,《王城英雄》游戏与《热血传奇》在整体上作为类电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是否侵犯原告对《热血传奇》享有的改编权等问题,都已经在著作权法的框架下进行审理并作出否定评价,此时,原告享有的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在本案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边界,这种专有权利的控制范围本身体现了著作权法的公共政策考量,在专有权利控制范围外的行为原则上应纳入公有领域,不应再针对同一行为进行重复判断。
 
【案例来源】
广州互联网法院(2019)粤0192民初38509号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原告:娱美德有限公司
原告:株式会社传奇IP
原告: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
被告:广州三七互娱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冠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在 2019 年 7 月发现,在被告三七公司关联公司运营的37.com 网站出现《王城英雄》游戏推广和运营官网(https://www.37.com/wcyx/),经过比对《王城英雄》游戏测试版本,该手游在人物角色、装备、道具、技能、怪物、NPC、地图、特殊功能设计等方面与《热血传奇》游戏整体实质近似,尤其是被告针对该手游在苹果商店的介绍中自称“传承经典”、强调“传承游戏经典设置”,自认抄袭。因此,两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运营和推广的《王城英雄》手游已经侵害了《热血传奇》游戏的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同时,因为《热血传奇》游戏在中国游戏市场上拥有广泛的知名度与美誉度,被中国游戏玩家奉为“经典”,《王城英雄》手游在没有得到《热血传奇》游戏权利人任何授权的情况下,利用玩家对《热血传奇》游戏的热爱和情怀,采用与《热血传奇》游戏相同或高度相似的游戏素材及其组合来吸引玩家,故意攀附《热血传奇》游戏的知名度进行推广,极易使玩家误认为该手游是经《热血传奇》游戏权利人授权的正版游戏,不仅损害玩家利益,也极大损害了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向第三方进行手游授权的商业机会和商业利益,因此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涉案行为显然也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遂起诉至广州互联网法院,请求判令三七互娱公司与冠航公司停止侵害涉案游戏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1000万元。
 
【判决观察】
本案焦点问题为:一、《传奇续章》与《热血传奇》是否为同一游戏?二、《热血传奇》游戏整体是否构成类电作品?三、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亚拓士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四、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是否侵犯了三原告关于《热血传奇》游戏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五、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六、如果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何种责任?
一、《传奇续章》与《热血传奇》是否为同一游戏
本案中,原告对《传奇续章》和《热血传奇》的内容都进行了公证,并主张《传奇续章》是《热血传奇》游戏的一部分,可作为权利作品获得保护。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对此不予认可,抗辩《传奇续章》与《热血传奇》为不同游戏,原告娱美德公司无权对《传奇续章》主张权利,亦无权通过《传奇续章》游戏内容作为比对依据。法院认为,《传奇续章》与《热血传奇》是同一个客户端内的游戏,游戏内容审批文号和出版审批号都相同,且不同历史时期的《热血传奇》游戏版本更新都是在原有游戏版本内容基础上进行适当增减,游戏核心内容没有实质变化。因此在两被告未提出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认为《传奇续章》并非独立的新游戏,仍属于《热血传奇》游戏的一种,故法院对两被告的抗辩不予支持,且除非特别情况,本案在论述时对两款游戏统称为《热血传奇》。
二、《热血传奇》游戏整体是否构成类电作品
本案中,《热血传奇》网络游戏属于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游戏,玩家要扮演一个虚构角色,并控制该角色进行许多游戏任务和互动娱乐,融合动作游戏、角色扮演游戏与冒险游戏的素材,具有较高的角色带入感和多玩家交互性。从《热血传奇》的整体目的来看,主要用途是为玩家提供娱乐、休闲、交流等服务,具有文化艺术领域范畴的特性;从《热血传奇》的创作过程来看,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创作过程非常复杂,且未有相反证据证明存在在先创作,故具有极高的独创性;从《热血传奇》的载体类型来看,《热血传奇》是客户端游戏,即玩家需要通过互联网在电脑上下载安装游戏客户端软件才能在线运行游戏,可以通过有形形式予以复制。据此,从游戏整体目的、文化领域、创作过程、表现形式等多个角度来看,《热血传奇》游戏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
(二)《热血传奇》游戏在我国著作权法下的作品类型
法院认为,从最终呈现效果来看,网络游戏最终显示在屏幕上的整体画面,是以其计算机程序为驱动,将文字、音乐、图片、音频、视频等多种素材,以体现和服务游戏玩法和游戏规则为目的形成的有机、连续、动态组合的呈现,是一种集合型作品。
三原告主张《热血传奇》游戏整体构成类电作品,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十一项的规定,电影或类电作品是指摄制在一定介质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并且借助适当装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传播的作品。一般而言,电影或类电作品的连续活动画面事先已经形成并且固定在有形物质载体上。观众对于电影或类电作品的体验主要在于视听,无法亲自置身和实际参与电影和类电影所建构的虚拟世界。显然,《热血传奇》游戏整体具有与传统电影作品不一样的特点,也没有包含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其他法定作品类型中。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九项规定有“其他作品”,但因这一规定中的“其他作品”需要符合“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这一前提,故法院在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法定作品类型之外,无权设定其他作品类型。对于《热血传奇》游戏整体是否应该归为类电作品,法院认为,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的创作方法和传播利用方式会不断出现。当新的作品表达与法定作品类型都不相符时,应当根据知识产权法激励理论的视角,允许司法按照知识产权法的立法本意,遵循诚实信用和公平正义的原则,选择相对合适的法定作品类型予以保护。《热血传奇》游戏虽然不是通过摄制方法固定在一定介质上,但是,《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伯尔尼公约》第二条第 1 项将类电作品描述为“assimilated works expressed by a process nalogous to cinematography”,即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表现的作品,强调的是表现形式而非创作方法。因此,在符合一系列有伴音或者无伴音的画面组成的特征,并且可以由用户通过游戏引擎调动游戏资源库呈现出相关画面时,《热血传奇》游戏整体宜认定为类电作品。对此,三七公司、冠航公司亦无异议,法院予以确认。
三、《热血传奇》游戏著作权权属以及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本案原告娱美德公司、亚拓士公司为韩国公司,在案证据足以证明其在韩国共同享有《热血传奇》著作权,因中、韩两国同为伯尔尼公约成员国,故我国著作权法对于娱美德公司、亚拓士公司在其本国享有著作权的作品同样提供保护。此外,娱美德公司、亚拓士公司也已于 2003 年在中国取得了《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同时,游戏作为类电作品系由计算机软件作品及其生成的画面组合而成的集合型作品,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其相关权利亦应归属于软件开发者。在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均认可娱美德公司与亚拓士公司原是《热血传奇》游戏的共有著作权人。
2017 年,娱美德公司在韩国分立并成立传奇株式会社承继《热血传奇》著作权,并在韩国完成了著作权变更登记。虽然亚拓士公司对娱美德公司在韩国分立,并由传奇株式会社承继《热血传奇》著作权的行为持有异议,但是因各方当事人对娱美德公司原享有《热血传奇》的著作权这一事实均予以确认,故无论娱美德公司和传奇株式会社之间的分立承继行为是否发生法律效力,两者之间至少有一主体享有相应权利,并不影响本案对《王城英雄》游戏是否侵犯《热血传奇》著作权的判断,亦不影响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作为共同诉讼主体提起本案诉讼。
综上,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亚拓士公司有权针对《热血传奇》游戏主张著作权保护。
四、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是否侵犯了原告关于《热血传奇》游戏享有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
存在接触可能性和实质性相似是判断著作权侵权成立的构成要件。关于接触可能性,本案中三原告主张保护的《热血传奇》是在中国连续运营近二十年的网络游戏,游戏知名度高,而被控侵权游戏《王城英雄》于 2019 年 9 月上线公测,发表时间晚于《热血传奇》游戏,正如被告三七公司自己所述其为国内第三大游戏公司,因此两被告作为游戏行业的从业主体,可以推定应当知道《热血传奇》游戏的内容,具有较高的接触可能性。关于实质性相似,法院围绕以下几方面的内容进行分析:
(一)关于涉案两款游戏在整体上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比对内容
《热血传奇》与《王城英雄》均为角色扮演类游戏,此类游戏与电影、电视剧等单向直线叙事方式不同,需要不断打怪升级且游戏数据不断更新,其特点是人物等级由低不断升高。原告在本案中举证《热血传奇》游戏前 60 级以及《王城英雄》游戏前 250 级的游戏内容,从人物角色角度展现了角色设定、装备(包括武器、服装等)以及技能,从游戏场景角度展现了游戏主要城镇布局以及其中出现的 NPC、副本地图以及对应出现的怪物,从游戏基础玩法角度展现了攻击、行会、攻城战等设定,以及一些特殊细节设计等等。对于熟练玩家来说,升级至两款游戏的前述等级均需要2小时左右,时长并不短,游戏的这些低等级内容基本涵盖了两款游戏的方方面面,两款游戏已得到充分展现,而且低等级是所有玩家必须体验的过程,亦是游戏开发商吸引玩家持续体验游戏的核心内容,因此,在各方均认可以两款游戏的低等级内容作为比对基础的情况下,法院确定《热血传奇》游戏前 60级以及《王城英雄》游戏前 250 级的游戏可作为两款游戏整体上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比对内容。
(二)关于判断涉案两款游戏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比对方法
原告主张,法院亦认可在现行著作权法体系下,《热血传奇》游戏整体应当认定为类电作品。实践中,对于类电作品的比对一般都是直接比对整体画面,但是对于《热血传奇》这类多人在线的网络游戏而言,在非挂机状态下,因用户选择和调用不同的游戏资源,将再现出不同的丰富多彩的连续活动画面,包括不同的画面细节、人物外形、动作姿态、技能释放效果等,且伴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玩家之间的互动不断,游戏整体画面在某种意义上讲难以穷尽,因此涉案两款游戏无法像传统电影作品一样对画面进行逐帧比对,必须结合游戏自身的特点找到判断两款游戏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比对方法。
游戏重要特征是其互动性,如果没有玩家的参与,游戏无法像其他电影或类电作品一样直接呈现。玩家参与游戏的过程就是展现游戏画面的过程,而玩家如何参与游戏是由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决定。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是指游戏开发者开发创设供玩家共同遵守的一套细化的游戏方法、制度或规则,需要开发者通过计算机编程,并添加文字、音乐、美术等素材最终形成可视听的网络游戏作品,在玩家操作游戏的过程中,游戏的诸多美术、音乐素材通过玩法设计串联、衔接、组合形成连续的动态画面,玩家可以在特定的玩法设计框架内实现各种互动。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不同于抽象的游戏规则,后者是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的思想,以足球游戏为例,足球比赛中“进球更多的一方获胜”“越位”“得红牌就罚下”等规则本身不能构成独创性的表达,只有抽象规则之外的内容,比如对于不同类型球员的配备、球员的进攻防守技能等极具个性化的设计,才有可能脱离思想范畴,成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内容。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开发者在设计时会尽量增加游戏的趣味性,但这种趣味性的设计不同于功能性表达,因为让游戏更“好玩”与小说作者在创作时追求小说更“好读”,词曲作者希望音乐作品的旋律更“动听”一样,其目的是相似的,故不能以游戏设计是为了更具有趣味性就认为是一种功能性表达而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对于网络游戏而言,玩法的具体设计是网络游戏的核心与灵魂,亦是此游戏区别于彼游戏之所在。玩家进入游戏后,为了获得胜利,会努力学习不同的角色技能、了解熟悉各类人物属性,这些具体设计是玩家沉浸于游戏之中的重要因素,尽管玩家的交互行为会带来游戏画面的难以穷尽,但是游戏的具体玩法设计是恒定的,不同游戏之间是否会给玩家带来相似的操作体验,关键在于玩法的具体设计是否相似。因此,在对游戏画面难以逐帧进行比对的情况下,可以将游戏玩法具体设计作为游戏的基本表达和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方法。
(三)《王城英雄》游戏与《热血传奇》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针对涉案两款游戏,双方从场景、角色、战斗模式等五个方面进行了比对,法院结合前述分析确定的比对方法,在进一步剔除公有领域的设计、他人在先设计、有限表达设计后,认为两款游戏在整体上不构成实质性相似,理由如下:
关于场景比对。原告针对《热血传奇》游戏的两个城镇(银杏山谷、比奇城)与五个副本(矿洞、死亡山谷、沃玛寺庙、魔龙岭、静之雪原),均与被控侵权游戏《王城英雄》从“场景、怪物、NPC”三个角度进行比对。第一,原告进行的比对主要是美术与名称意义上的,而非对游戏玩法具体设计的比对,比如两款游戏中“药店”美术形象的相似:《热血传奇》游戏比奇城中的药店是一处很有特色的建筑。从屋顶可以看出,这是一座折角 90°的钩形建筑,且左侧建筑明显比右侧建筑要长。虽然《王城英雄》在NPC 处没有实际买药的功能,但其 NPC 设定为药店老板,明显是抄袭了《热血传奇》药店这一经典设计。再比如《热血传奇》游戏中的一个NPC 叫“比奇新手引导员”,《王城英雄》游戏中的同类 NPC叫“接待员”,属于名称上的相似。虽然两游戏对于药店的美术设计是相似的,但是被控侵权游戏中的“药店”仅仅具有装饰性作用,在整个游戏过程中并不会为游戏玩家操作带来体验,如同在两部小说中,虽然都出现了“寺庙”这一情境,但一部小说中主角人物在“寺庙”发生了激烈的打斗并进而推动了人物关系发展,而另一部小说中主角人物仅仅在“寺庙”借宿一宿,故不能仅因为两部小说中均出现了“寺庙”即认为构成侵权的判断因素;第二,正如原告在庭审中陈述的被告使用原告游戏中多个“装饰性作用”的素材设计,是为了保留游戏玩家对《热血传奇》的情怀,进而吸引游戏玩家。但是,我国著作权法的立法目的是为保护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作者的著作权,进而促进社会主义文化和科学事业的发展与繁荣,并非是为了保护一种情怀,如果利用“情怀”不为著作权各项专有权利所禁止,则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第三,对于一款角色扮演类的战斗游戏,玩家操控的角色在打怪升级过程中受到一定伤害是必然的,因此,即使在“城镇”这一场景中出现可以疗伤的“药店”,亦属于此类游戏的常规设计和通用表达,不能为任何人所垄断。综上,两款游戏在场景方面不构成基本表达上的实质性相似。

关于角色设计方面。在角色扮演类游戏中,游戏角色如同电影电视故事中的主角一样,需要有成长发展过程。游戏中对角色成长有影响的主要是各项属性的加成,包括升级、装备、技能以及其他辅助性功能。

第一,针对职业的设置。《热血传奇》游戏主要设置了战士、法师、道士三种职业和男女性别共计六个角色,虽然《王城英雄》只设置了男战士一个职业,但无论是《热血传奇》中的三职业设置还是《王城英雄》中的单职业设置,本质上都属于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的思想,因此不能因为《王城英雄》的单职业设置即认为被控游戏不构成侵权,但是应当看到,《热血传奇》游戏存在 3 种不同职业的主角,各个职业都有自己特殊的技能装备法术体系,表现为每个职业具有不同的能力和角色特性,战斗中强调各个职业之间的相互配合,由此形成了相互交织的复杂人物关系。相反,《王城英雄》是单职业游戏,仅有战士一个职业,不具备相似于《热血传奇》的人物关系,因此两款游戏在思想层面已经存在一定的区别,表达自然也不相同。

第二,针对角色的属性,原告认为《热血传奇》游戏角色包含攻击、防御等属性,《王城英雄》游戏角色包含物理攻击、物理防御等类似属性,因此两者存在实质性相似。法院认为,如果对某一种思想的表达空间有限,则表达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因两款游戏均为战斗类游戏,而在此类游戏的战士角色中,体力值、攻击、防御、内力值等角色属性均应属于有限表达的范围,就如同在一款拳击游戏中,一般会对拳击手有“身高、体重、体力、灵敏度”等类似属性的设计,在一款赛车游戏中,亦会对赛车有“重量、风阻、最高速度、加速度、刹车”等属性的设计。因此,原告主张的角色属性不具有独创性,不能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
第三,针对角色的技能。其中对于技能的学习和界面,基于游戏一般空间布局习惯,原告主张的两款游戏相似之处主要在于美术图案或者属于游戏领域的常规设计,即便属于作品也不属于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不构成游戏的基本表达,故法院对技能的学习和界面是否实质性相似不作认定。此外,角色技能的效果如同武侠小说中人物的武功招数及其特点,与剧情的展开密不可分,可以构成游戏的基本表达,在具有独创性的情形下可以获得保护。而在本案中,经与原告游戏中的八项技能“刺杀剑术、半月弯刀、施毒术、烈火剑法、逐日剑法、野蛮冲撞、隐身术、魔法盾”比对,《王城英雄》游戏的对应技能难以构成实质性相似,理由如下:如同在电视剧中,对于少林和尚而言,武功必然包括棍法,对于剑客而言,武器一定是一把剑,招数也肯定是各路剑法,说明针对不同角色,其武功或者技能一定受到类似“场景原则”的限制,因此,在《王城英雄》游戏中,对于战士这一角色,存在“破击剑法”“灼伤剑法”“火岩剑法”等各路剑法本身是一种合理设计。同时,《热血传奇》游戏中“刺杀剑术”造成的伤害量取决于对方的物理防御值,是攻击力减去对方的防御力,而《王城英雄》游戏中的“破击剑法”强调的是破坏防御盾,伤害量就是攻击力数值,两种剑法的玩法与效果存在较大不同。《热血传奇》游戏中的“半月弯刀”为横向挥刀砍向敌人,伴有白光,它能够使用劲气和快速移动的宝剑同时攻击环绕英雄的所有敌人,而《王城英雄》游戏中“横扫千军”为角色从右边向左边进行挥砍,刀光效果为散开的金黄色光晕,由一道道离散的小弧光组成,华丽酷炫且层次分明,仅能对一侧的目标造成伤害,两者范围不同。《热血传奇》游戏中的“烈火剑法”能够召唤火精灵附在剑上,从而造成额外伤害,而《王城英雄》游戏“灼伤剑术”强调的是在下次攻击的时候要造成巨大伤害,两者造成伤害的方式显然不同,“逐日剑法”与“火岩剑法”之间亦存在类似区别。再如《热血传奇》游戏中的技能“野蛮冲撞”,效果为能够用肩膀把敌人撞开,如果撞到障碍物将会对自己造成伤害,而《王城英雄》游戏中的技能“暗影步”效果为移动到目标位置并造成伤害,两技能效果明显存在较大区别,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此外,部分技能属于有限表达,不具有独创性,如《热血传奇》游戏中的隐身术技能效果为在自身周围释放精神之力使怪物无法察觉存在,施毒术技能效果为通过施展毒药,使目标持续中毒受伤害,魔法盾可以抵御物理攻击和伤害。事实上,无论是隐身术、施毒术还是魔法盾,其技能名称就已经限定了表达的内容,而原告的表达又均属于常规设计,不具有独创性。综上,涉案两款游戏中的角色设计不构成实质性相似。
关于战斗模式方面。原告针对战斗模式比对总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本操作及角色动态的比对,《王城英雄》游戏中玩家扮演的游戏角色可以在游戏地图中跑动,跑动方向为八个。跑动动作与正常真人的动作相似,手臂在奔跑时挥动,武器也会随着手臂挥动而上下起伏,在进行攻击时,普通攻击均是从上到下劈砍。即使不拿武器,也是从上到下挥动拳头做劈砍的动作等等,这些与《热血传奇》的角色设定都是基本相同。原告认为《热血传奇》这种操作方式是受限于当年的技术,但到今天被告仍然利用了原告相对简单的操作玩法,实质上就是为了通过借用《热血传奇》这一经典设计,向玩家传达《王城英雄》就是一款和《热血传奇》相似的游戏,进而吸引玩家,故可以证明被告抄袭了原告的表达。法院认为,正如原告自己所述,原告的操作方式“跑动方向为八个、从上往下劈砍等等”都属于简单的基础玩法,独创性并不高,而且对于角色扮演类游戏,此种操作方式事实上均属于较为基本和常见的表达,本应属于公有领域而不能为任何人所垄断,尽管可能如原告所言,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是为了借用经典设计吸引玩家,但借鉴不代表侵权,并非属于著作权法的禁止行为。原告针对战斗模式比对的第二部分是交互玩法,两款游戏均有野战 PK 和攻城战两种设计。首先,所谓野战,在野外进行 PK 的一种玩法,当玩家达到一定等级,一旦出现在危险区,即有可能被其他玩家 PK打击,同时,为了避免恶意被其他玩家追杀,游戏中也设置了安全区域,在安全区内,玩家不会受到任何攻击。野战 PK即使为原告首创,因“野战”这种攻击玩法和安全区的设置本身属于一种思想,不能获得保护,而游戏中关于攻击模式的具体设计如果具有独创性则可以构成表达。本案中,《热血传奇》游戏攻击模式包括和平攻击模式、编组攻击模式、公会攻击模式、全体攻击模式、善恶对攻模式、师门攻击模式六种,《王城英雄》游戏与之类似的仅为前四种,原告当庭认可前四种均属于公有领域的部分,但对于这四种的选择与编排可以体现原告的独创性,对于后两种,各方均认可属于原告独创性较高的表达。法院认为,关于“野战 PK”类玩法的游戏而言,必然涉及对何种玩家可以进行攻击,而在一款游戏中,是否可以对全体、对队友、对盟友进行攻击是一种普遍存在的设计,因此无论是和平攻击模式、编组攻击模式、公会攻击模式、全体攻击模式亦或是对四种模式的选择均属于常规设计缺乏独创性,而《王城英雄》中并没有《热血传奇》游戏中独创性较高的后两种攻击模式,故该部分设计难以构成实质性相似。其次,所谓攻城战,即参加攻城战需要先进行公会的创建或入会,入会后可以根据游戏规则参加攻城战。因此,攻城战本身属于一种思想,且多数战斗类游戏都有“攻城”或者“打 Boss”的设计,因此只有对攻城战的具体表达才能获得保护。本案中,原告游戏中的“攻占沙巴克”是游戏的核心内容之一,具体设计体现在:玩家需要申请加入公会才能攻打沙巴克,之后公会会长向比奇城国王选择攻城选项,提交一个祖玛头像申请攻城。此后,公会全员集聚沙巴克城池,攻城全阶段在沙巴克内进行,最终全员站在沙巴克皇宫即为胜利并占领沙巴克,胜利一方的盟主可以获得“屠龙刀”。《王城英雄》游戏中攻城是指攻占王城,当角色等于或大于 250 级后,主界面会出现攻城战图标,点击即可查看攻城战情况,但《王城英雄》游戏的攻城设计具体体现在:玩家各自占领几个旗帜,在旗帜下面玩家要待一定的时长,时间越长得到的积分就多,最后根据综合积分最多的公会占领王城。因此,《热血传奇》的攻城体现在玩家之间的战斗PK,存在交互性,正如很多玩家听到“攻沙”就热血沸腾一样,原告游戏的攻城战战况激烈,且需要战士法师道士三职业的默契配合,而《王城英雄》为单职业游戏,不存在角色之间相互配合的操作体验,所谓的占领王城仅仅看玩家在旗帜下的时长,激烈程度远远不及《热血传奇》,且获胜一方的盟主也不能获得“屠龙刀”一样类似的宝物,整个过程相比较为平淡,因此两款游戏攻城战的具体设计区别较大。综上,两款游戏的战斗模式不构成实质性相似。
关于任务主线方面。两被告认为涉案两款游戏任务主线不同,故不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认为,在不同的游戏中,任务主线所占据的重要程度会有所区别,被控《王城英雄》游戏任务介绍主要是一些“村子里最近发生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需要调查一下。”“击杀 1 只野鸡。”“这几只野鸡看起来肉质鲜美,我这有件上乘衣服,与你交换如何?”“击杀1 只羊驼。”等相对比较简单的表达,其目的是为了引导新手玩家“尽快升级”,而并非为了使游戏玩家沉浸在故事剧情之中,进而提高游戏本身“好玩”的体验感,因此不属于游戏玩法的具体设计,不构成游戏的基本表达。进一步而言,如果被控游戏《王城英雄》没有该任务主线,只要游戏玩家在两款游戏中能获得相对近似的体验,则被控侵权游戏在整体上仍然可能构成侵权,故游戏任务主线是否相似不影响涉案两款游戏构成实质性相似的判断,法院对被告的抗辩不予采纳。
关于游戏其它特殊设计方面。两款游戏在球状血量图、部分 UI 界面、角色死亡界面等方面从外观上看存在一定的相似。事实上,无论是红色球显示血量,画面地图的设计还是怪物和角色死亡之后灰黑色的画面,基于游戏一般空间布局习惯、功能设计需要、玩家操作习惯等原因,这些设计均属于此类游戏的常规设计。比如因为血本身即是红色,故通常都是以红色的球形或者条形来代表血量,角色或怪物死亡后,意味着其暂时“Game over”,而日常生活中都是通过灰黑色来渲染烘托死亡的氛围,所以《热血传奇》游戏的此类设计不具有独创性,不能获得著作权法保护。综上,两款游戏的其它特殊设计亦不构成实质性相似。
在本案中,原告另认为游戏角色和游戏场景相关素材之间的系统关联性仍属于游戏的独创性内容,比如两款游戏中,均有美术形象较为类似的角色可以身着较为相似的服装,持有图案较为相似的武器,进入相似的城镇或副本,击杀图案相似的怪物,这多种素材组合后的相似已不仅是游戏素材上的相似,可以构成游戏的基本表达。对此,法院不予认可:比如两部动画片都具有相似的角色形象,身着相似的服装在相似的环境场景中击杀相似的怪物,但这两部动画片因为情节的不同进而导致画面组合、衔接递进上的不同,给人带来不同的视听感受,仍属于两部不同的动画片,在后的动画片并非在先动画片的一种演绎作品,如果构成侵权,在后动画片也仅仅是侵犯了在先动画片中美术作品的权利。此外,即使《热血传奇》游戏对素材的选择与编排能够体现一定的独创性,但因原告指控的相似服装、场景等在《王城英雄》游戏中占比极低,因此双方对素材的选择与编排方式并不相同,亦不构成实质性相似。
需要强调的是,即便原告《热血传奇》游戏的部分设计存在一定独创性,但离公有领域较近显然独创性不高,此时法院在侵权比对中,对实质性相似的程度应当要求更严,否则将不利于新作品的创作,亦容易吞噬公有领域损害公共利益。综上所述,涉案两款游戏在玩法的具体设计上不构成实质性相似,虽然部分美术素材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形似,但此种形似尚不足以证明《王城英雄》游戏侵犯了《热血传奇》游戏作为类电作品的权利。故三原告主张两被告侵犯《热血传奇》游戏作品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至于三原告所认为的部分场景、NPC、角色、怪物、武器在美术形象上构成实质性相似。法院认为,本案的审理范围不包括判断游戏中的诸多素材作为各类作品是否构成侵权。理由如下:首先,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在(2017)京73民初1237号主张保护《热血传奇》游戏整体著作权的同时,亦对美术作品、文字作品等游戏素材主张保护,而在本案中仅主张对《热血传奇》游戏整体作为类电作品进行保护,并且当庭明确其并不主张对游戏素材作为美术作品等单独进行保护;其次,在(2019)粤 0192 民初 35374 号案,即本案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起诉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确认不侵权一案中,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明确该案与本案针对著作权纠纷的审理范围一致,即诉讼请求为确认《王城英雄》游戏整体不侵犯《热血传奇》的著作权,而并非确认包括游戏中每一素材在内均不侵权,本案三原告对此并未提出异议;最后,既然《热血传奇》游戏被认定为类电作品,就应当与电影作品权利人主张权利的方式保持一致。因电影作品常是由小说、剧本演绎而成的集合型作品,而电影作品权利人与小说、剧本权利人往往并不相同,为避免产权分割不利于电影作品的传播利用,所以著作权法规定,如果是对电影作品的利用,一般只需要获得电影作品权利人的许可,不再需要获得电影作品中编剧、演员等人的许可,如果侵权人仅是单独利用了电影中的美术作品,则应由美术作品权利人而非电影作品权利人主张侵权。
据此,在两款游戏经比对不构成实质性相似的情况下,根据著作权法规定,美术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权利人有权另行主张保护,故《王城英雄》游戏中的诸多素材作为各类作品是否构成侵权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
五、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在本案中,三原告主张两被告实施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与针对两被告实施的侵犯作品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系同一侵权行为,该行为违背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原则,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规定。据此,本案仅围绕《王城英雄》游戏整体被控侵犯《热血传奇》类电作品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是否违背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原则进行审理。
法院认为,第一,关于知识产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基本政策是,自由竞争、模仿自由和公有领域是原则,纳入著作权等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属于例外,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设定的具体条件构成了其保护权益的边界。同时,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不能抵触著作权法等专门法的立法政策,否则将架空专门法,影响整个法律体系的平衡。就本案而言,《王城英雄》游戏与《热血传奇》在整体上作为类电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是否侵犯原告对《热血传奇》享有的改编权等问题,都已经在著作权法的框架下进行审理并作出否定评价,此时,原告享有的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在本案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边界,这种专有权利的控制范围本身体现了著作权法的公共政策考量,在专有权利控制范围外的行为原则上应纳入公有领域,不应再针对同一行为进行重复判断。
第二,在著作权法之外通过反不正当竞争补充保护必须有不足以正常保护的其他因素与依据。本案中,原告主张《王城英雄》游戏在苹果 APP 应用商店介绍如下:“经典王城争霸战、帮会战一触即发,千人同屏攻城…传承游戏经典设置,实时约战 PK,激战BOSS。”属于自认抄袭,法院认为“经典”一词在日常生活中极为常见,即使在游戏行业,也存在大量的“经典游戏”,比如大家熟知的《俄罗斯方块》《超级玛丽》等,当然或许也包括《热血传奇》,但是毕竟“经典”并非《热血传奇》游戏所专属,仅凭上述宣传语中的“经典”难以直接或者间接的指向原告的权利游戏,尚不足以让游戏玩家认为“经典”与《热血传奇》存在关联性,《王城英雄》游戏在苹果商店所使用“传承经典”“传承游戏经典设置”等宣传语并不具有不正当性。
据此,三原告主张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扰乱竞争秩序,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两被告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决驳回原告娱美德有限公司、株式会社传奇IP、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由
娱美德公司等与三七互娱公司等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侵权纠纷案
争议焦点
一、《传奇续章》与《热血传奇》是否为同一游戏?二、《热血传奇》游戏整体是否构成类电作品?三、原告娱美德公司、传奇株式会社、亚拓士公司是否有权提起本案诉讼?四、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是否侵犯了三原告关于《热血传奇》游戏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五、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六、如果被告三七公司、冠航公司构成侵权,应当承担何种责任?
判决要点
1.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的创作方法和传播利用方式会不断出现。当新的作品表达与法定作品类型都不相符时,应当根据知识产权法激励理论的视角,允许司法按照知识产权法的立法本意,遵循诚实信用和公平正义的原则,选择相对合适的法定作品类型予以保护。
2.关于知识产权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基本政策是,自由竞争、模仿自由和公有领域是原则,纳入著作权等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保护的属于例外,专有权及反不正当竞争设定的具体条件构成了其保护权益的边界。同时,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不能抵触著作权法等专门法的立法政策,否则将架空专门法,影响整个法律体系的平衡。就本案而言,《王城英雄》游戏与《热血传奇》在整体上作为类电作品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是否侵犯原告对《热血传奇》享有的改编权等问题,都已经在著作权法的框架下进行审理并作出否定评价,此时,原告享有的改编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范围在本案中已经有了清晰的边界,这种专有权利的控制范围本身体现了著作权法的公共政策考量,在专有权利控制范围外的行为原则上应纳入公有领域,不应再针对同一行为进行重复判断。
案件基本信息
程序
一审
一审案号
(2019)粤0192民初38509号民事判决书
法院
广州互联网法院
合议庭
审判长周扬、审判员戴瑾茹、人民陪审员戴润娇
裁判日期
二〇二一年三月二十四日
当事人
原告:娱美德有限公司
原告:株式会社传奇IP
原告:亚拓士软件有限公司
被告:广州三七互娱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冠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判决结果
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一条、第二条第二款、第三条、第十条第一款第十四项、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四条第十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
类似案件(暂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