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图片侵权惹纠纷,原告一二审皆胜诉,再审却被“釜底抽薪”遭败诉

日期:2021-06-29  来源: 点击量:

 
图片侵权惹纠纷,原告一二审皆胜诉,再审却被“釜底抽薪”遭败诉
——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1.署名推定规则系法律推定,在便利著作权确认的同时,需要以无相反证据为前提,也就是说,若存在相反证据足以否定署名推定,则署名推定的结论不再成立。除署名推定规则之外,最高人民法院在上述司法解释中确立了初步证据规则,即除署名之外,当事人可以提交底稿、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等作为证明权利归属的证据。同时,根据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另一方当事人亦可提交相反证据否定上述权利归属的证据。
2.判断是否构成相反证明需要有一定的标准,应当结合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来确认。除法律特别规定外,一般采用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因此,提供相反证明的程度应当达到足以动摇待证事实,从而使该待证事实成为真伪不明的状态。
3.汉华易美公司在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虽然又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但鉴于证据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在金种子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无法予以采信,故汉华易美公司对待证事实未完成进一步的充分举证。由于待证事实真伪不明,应当由负有举证责任的汉华易美公司承担不利后果。因此,法院对汉华易美公司主张美国盖帝公司享有涉案图片著作权、汉华易美公司获得美国盖帝公司独家授权这一待证事实不予认可。鉴于汉华易美公司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权利基础,故对其关于金种子公司在微博中使用涉案图片侵害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法院亦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
一审: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23492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民终67号民事判决书
再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21)京民再48号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13日,美国盖帝公司的法律总顾问出具《授权确认书》。该《授权确认书》载明:确认美国盖帝公司对附件A中所列出之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享有版权,有权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上述图像;上述图像在该公司互联网站www.gettyimages.ca、www.gettyimages.com、www.gettyimages.co.uk上,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亦能看到;美国盖帝公司指定汉华易美公司担任美国盖帝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唯一授权代表,授权汉华易美公司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附件A中所列出之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这些图像展示在汉华易美公司的互联网站www.cvg.cn、www.vcg.com、www.gettyimages.cn、www.cfp.cn上;确认汉华易美公司是唯一有全权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以其自己的名义就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使用或涉嫌未经授权使用附件 A 中所列出之品牌相关的所有图像的行为采取任何形式的法律行为;该授权涵盖2016年8月13日之前及以后可能在中国境内出现的对于该公司知识产权的侵犯。
汉华易美公司提交光盘证明金种子公司未经授权使用了涉案图片,侵害了其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汉华易美公司主张并证明与涉案图片类似的图片市场许可费单价为10000元和6000元。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如无相反证据,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人。本案中,涉案图片载于加拿大盖帝网站,并标注有“gettyimages”的水印,汉华易美公司亦提交了www.vcg.com网站打印件以及涉案图片电子文件,上述内容与经公证认证的《授权确认书》,构成证明著作权权属的初步证据,故确认汉华易美公司提交的证据可以作为其享有涉案图片著作权的证明,汉华易美公司依据美国盖帝公司之授权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相应品牌的图片,亦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以其自己的名义对侵犯相应图片著作权的行为提起诉讼。金种子公司辩称汉华易美公司不享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但未提交相反证据,对此不予采信。
金种子公司未经汉华易美公司许可,在其新浪认证微博“金种子酒业”中使用了涉案图片,侵犯了汉华易美公司对涉案图片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金种子公司应对此承担相应侵权责任。汉华易美公司要求金种子公司赔偿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至于具体的赔偿数额,鉴于汉华易美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或金种子公司的违法所得,综合考虑以下因素依法酌情判定赔偿数额:第一,涉案图片为一般摄影作品,不具有较高的创作难度;第二,汉华易美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涉案图片的市场价值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第三,金种子公司并未使用涉案图片直接用于商业宣传;第四,涉案微博转发、评论、点赞量极低,受关注程度低。综合以上因素,依法酌情判定每幅图片经济损失赔偿额为2000元。汉华易美公司主张合理开支1000元,但未提交相应证据,对此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汉华易美公司通过提交标注有“gettyimages”的水印且载于加拿大盖帝网站的涉案图片、汉华易美公司的互联网网站www.vcg.com上显示的涉案图片打印件及电子文件、经公证认证的《授权确认书》等证据,形成相互印证的完整授权链条,能够初步证明汉华易美公司从美国盖帝公司处获得了涉案图片的著作权及维权的权利。金种子公司虽对此提出异议,但其并未提交相反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该项主张不予支持。
金种子公司未经汉华易美公司许可,通过新浪认证微博“金种子酒业”传播了汉华易美公司享有权利的涉案图片,使公众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一审法院认定金种子公司侵害了汉华易美公司对其涉案图片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并无不当。汉华易美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因涉案侵权行为所受损失及金种子公司因涉案侵权行为的获利情况,一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图片的创作难度、涉案图片的市场价值及知名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涉案微博受关注程度等因素,酌情判定每幅图片经济损失赔偿额为2000元,并无不当。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法院认为:根据金种子公司的再审主张以及汉华易美公司的答辩意见,双方当事人对于公众能够在金种子公司的新浪微博上浏览涉案图片的事实并无异议,故本案再审的争议焦点为,汉华易美公司是否有权主张涉案图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汉华易美公司提交的上述权属证据,可以认定构成证明著作权权属的初步证据,其待证事实为“美国盖帝公司享有涉案图片的著作权、汉华易美公司获得美国盖帝公司的独家授权”。余下关键在于,金种子公司提交的证据是否能构成相反证明,即金种子公司需要反驳证明汉华易美公司举证的水印、版权声明、《授权确认书》及电子文件等证据不能证明待证事实。判断是否构成相反证明需要有一定的标准,应当结合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来确认。除法律特别规定外,一般采用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因此,提供相反证明的程度应当达到足以动摇待证事实,从而使该待证事实成为真伪不明的状态。
本案中,金种子公司提交的反驳证据主要为涉案图片在其他网站上的登载情况、棒棒糖图片摄影师的授权文件、加拿大盖帝网站域名所有人信息、《授权确认书》的相关翻译等。判断金种子公司提交的反驳证据是否能使待证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需要从双方各自提交的证据对待证事实的影响来分析。根据汉华易美公司提交的权属证据,首先,虽然加拿大盖帝网站上的涉案图片显示有“gettyimages”的水印,但同时图片右侧还标注有摄影师姓名,图片上也标有摄影师姓名的水印。网址为www.vcg.com网站上涉案图片还标有“视觉中国”的水印,同时还显示了“©视觉中国”的版权所有信息。其次,《授权确认书》系个人作出的确认声明,但在案证据无法证明其身份情况及职权范围。再次,汉华易美公司虽提交了登录加拿大盖帝网站浏览涉案图片的网页打印件,但授权系美国盖帝公司对汉华易美公司作出的,在《授权确认书》存在上述问题的前提下,美国盖帝公司和加拿大盖帝网站所有者之间的关系,以及美国盖帝公司是否有权对展示在加拿大盖帝网站上的图片进行处分,并不清晰。最后,汉华易美公司虽提交相应大小的涉案图片电子文件,但在缺乏拍摄器材信息、照片存储设备、照片发表时间等佐证的情况下,难以确定该电子文件系涉案图片的原始数码底片。因此,汉华易美公司提交的权利归属证据对于待证事实的证明力是较弱的。相应的,金种子公司对汉华易美公司的举证证明待证事实的证据均不予认可,并提交了涉案图片在其他网站上登载的证据,且显示的登载时间均早于金种子公司使用涉案图片的时间,而汉华易美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其据以主张权利的加拿大盖帝网站上登载涉案图片的起始时间。故金种子公司提交的其他网站登载涉案图片的情况可以构成反驳汉华易美公司举证证明待证事实的相反证据。同时,金种子公司还提交了其获得棒棒糖图片摄影师的版权申明文件,其内容否定了美国盖帝公司有权代表进行索赔。综合金种子公司提交在案反驳证据,足以构成相反证明,故汉华易美公司应当对待证事实进一步举证,否则应承担不利的后果。汉华易美公司在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虽然又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但鉴于证据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在金种子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无法予以采信,故汉华易美公司对待证事实未完成进一步的充分举证。由于待证事实真伪不明,应当由负有举证责任的汉华易美公司承担不利后果。因此,法院对汉华易美公司主张美国盖帝公司享有涉案图片著作权、汉华易美公司获得美国盖帝公司独家授权这一待证事实不予认可。鉴于汉华易美公司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权利基础,故对其关于金种子公司在微博中使用涉案图片侵害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法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由于金种子公司在再审审理中提交了新的证据,导致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证据发生变化,故对一、二审判决予以撤销并依法改判。金种子公司的相关再审主张成立,对其再审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民终67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23492号民事判决;
三、驳回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律师评述】
本案纠纷是图片作品、摄影作品比较典型,同时又较为常见的案例。本案的审理经过一审、二审、再审三个阶段,一审和二审法院均支持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再审法院因出现新的证据,导致对案件事实认定发生重大改变,再审法院予以改判,判决撤销一审、二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案虽然系个案,有一定特殊性,且已尘埃落定,但是本案对我们今后处理类似纠纷具有启发,对诸如音乐、美术、摄影作品等平台商业运行模式亦有启发。
于原告而言,作为知名图库经营单位,首先,应当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开展授权和维权活动,不得对不享有版权的摄影作品虚构版权,不得向他人提供未获授权的摄影作品及主张权利,不得以投机性牟利为目的实施不正当维权行为。其次,应当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活动,与摄影作品著作权人订立合同,在双方约定的权限范围内行使相关权利。向用户提供的摄影作品应当权属清晰且获得合法授权,并指明作者及授权方式、授权期限和授权范围等必要信息。最后,平台应当尊重司法,在拥有合法的权利基础的前提下维权诉讼,切不可因为“标的不大、数量繁多”为由,给法院徒增讼累。倘若选择让司法为不正当的商业利益“打工”“站台”,在诉讼过程中捏造知识产权侵权关系,伪造证据、虚假陈述,这些行为不仅仅会民事败诉,还有较高的触犯刑法的风险,企业应高度警惕。
于被告而言,作为一家大型上市公司,需要树立尊重知识产权的意识。在公司产品研发、营销销售、售后等所有环节均应提高知识产权侵权风险意识。就本案而言,被告的抗辩非常值得称赞,像被告这样的被诉摄影作品、音乐作品侵权的公司不在少数,“版权流氓”“无中生有”维权的现象屡见不鲜,但客观上因为纠纷标的额不大,公司确实存在“侵权行为”,许多公司或囿于负面媒体报道、或囿于麻烦,便选择息事宁人,“花钱了事”,进而助长了某些公司恶意发侵权函,四处收取“版权费”。尽管被告在一审、二审中被法院认定侵权,判决赔偿2000元,难言数额较大。但是,“不蒸馒头争口气”,被告坚持认为没有侵害原告任何权利,华山一条道,功夫不负有心人。被告在再审开庭前找寻到摄影作品的原始权利人,权利人作证原告举证的授权并非其所作。这一新证据,导致一、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发生变化,原告的“维权”就变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再审法院判决,撤销原判,驳回原告诉求。正是被告的执着,认真,积极找寻到原始权利人,才能在再审阶段“釜底抽薪”反败为胜。
于法院而言,“谁主张谁举证”是民事诉讼基本原则,法院依据双方的举证、质证、反证定纷止争,著作权法规范与事实的函摄过程离不开法官的刨根问底,对事实的挖掘深度某种程度上会决定案件的裁判结果。因此,针对图库经营单位等发起的小额批量维权案件,法官更需要谨慎查明权属及权项,让判决为正义正名,让裁判能案结事了。


 
案由
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争议焦点
汉华易美公司是否有权主张涉案图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判决要点
1.署名推定规则系法律推定,在便利著作权确认的同时,需要以无相反证据为前提,也就是说,若存在相反证据足以否定署名推定,则署名推定的结论不再成立。除署名推定规则之外,最高人民法院在上述司法解释中确立了初步证据规则,即除署名之外,当事人可以提交底稿、合法出版物、著作权登记证书等作为证明权利归属的证据。同时,根据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另一方当事人亦可提交相反证据否定上述权利归属的证据。
2.判断是否构成相反证明需要有一定的标准,应当结合民事诉讼的证据规则来确认。除法律特别规定外,一般采用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因此,提供相反证明的程度应当达到足以动摇待证事实,从而使该待证事实成为真伪不明的状态。
3.汉华易美公司在法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虽然又补充提交了部分证据,但鉴于证据形式不符合法律规定,在金种子公司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无法予以采信,故汉华易美公司对待证事实未完成进一步的充分举证。由于待证事实真伪不明,应当由负有举证责任的汉华易美公司承担不利后果。因此,法院对汉华易美公司主张美国盖帝公司享有涉案图片著作权、汉华易美公司获得美国盖帝公司独家授权这一待证事实不予认可。鉴于汉华易美公司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权利基础,故对其关于金种子公司在微博中使用涉案图片侵害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法院亦不予支持。
案件基本信息
程序
再审
一审案号
(2018)京0108民初23492号
二审案号
(2019)京73民终67号
再审案号
(2021)京民再48号
法院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
审判长亓蕾、审判员吴斌、审判员闻汉东
裁判日期
二○二一年六月八日
当事人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
判决结果
一、撤销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9)京73民终67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8)京0108民初23492号民事判决。
三、驳回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涉案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2010年)》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类似案件(暂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