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实用艺术品的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不能相互分离的不构成美术作品

日期:2022-09-08  来源: 点击量:

实用艺术品的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不能相互分离的不构成美术作品


——深圳市都市之森创意生活用品有限公司与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广州甲丁贸易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
 
【判决要点】
 
1.具体而言,在独创性要件判断过程中,该实用艺术作品应达到美术作品的创作高度。因此,如果依照产品设计图生产获得的工作成果仅是以实用为主,服务于生产生活,不是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对象,如果这些工作成果具有美学意义,具备实用艺术作品的特征,则可以成为著作权的客体。作为美术作品保护与作为外观设计专利保护是不一样的,两者在权利取得、保护范围、有效期限等方面都存在重要区别:前者自动取得,后者须经国家审核授权才能取得;后者保护范围限于相同或类似产品上相同或近似外观设计,前者无此限制;前者有效期为作者生平加五十年,后者仅为十年。如果我们在实用艺术作品独创性要件判断上过于宽松,将导致无人愿意申请外观设计专利,进而导致专利法相关制度形同虚设。所以,也有必要严格审查作为美术作品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独创性要件。
 
2.虽然我国著作权法未将实用艺术品明确列为保护客体,但若其立体造型符合美术作品的要求,可作为美术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就实用艺术品而言,与绘画、雕塑等其他典型的美术作品相比,其更偏重于实用功能的特性使得在认定其是否构成美术作品的标准方面存在特殊之处。
 
3.涉案“迷你甲虫包”具有艺术美感的部分主要在于包正面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形状设计,同时背包的实用功能体现在收纳物品时可向外鼓起,达到扩充收纳的目的。如果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正面不使用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设计,则达不到扩充收纳的目的,即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的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是不能相互独立,其艺术美感无法与扩充收纳的实用功能相分离。且涉案“迷你甲虫包”正面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形状设计不符合美术作品最低限度的创造性要求,不足以使公众将其视为一件艺术品,因而不属于实用艺术品的范畴,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
 
【案例来源】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2020)粤0105民初27959号民事判决书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2021)粤73民终4650号民事判决书
 
【当事人】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都市之森创意生活用品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甲丁贸易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原告都市之森公司是“迷你甲虫包”产品设计图作品的著作权人,涉案作品的基本信息涉案作品为“迷你甲虫包”,创作完成日期为2019年5月28日,首次发表日期为2019年5月30日,在原告的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发表内容展示了涉案作品的照片。
 
被告诺米公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涉案作品。涉案作品的独创性表达在于整个包的形状设计,正面有三根车缝线,收纳物件时向外鼓起,类似于甲壳虫的背部。将被投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作品进行对比,被诉侵权产品采用了与涉案作品相同的设计,因此,原告认为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作品构成实质性相似。
 
【判决观察】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两个,一是都市之森公司诉争权利作品的类型,二是诺米公司、甲丁贸易公司是否构成侵权。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都市之森公司的“迷你甲虫包”诉争权利作品类别为产品设计图,该作品登记证还附有产品实物图案。产品设计图是指以各种线条绘制的,用以说明生产的产品的造型及结构的平面图案,是指专门用于生产而绘制的图形作品,产品设计图在进行生产产品前,设计师往往先要绘制图纸,再依图纸进行生产,产品设计图对生产主要起指导、指示和说明的作用,著作权法保护的产品设计图体现了设计人员的智力创造。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将被诉侵权产品与诉争权利作品所附的产品实物图案进行比较,两者极为近似。本案中,被诉侵权行为并非复制或发行诉争权利作品产品设计图,而是被诉侵权产品与依据诉争权利作品产品设计图生产的产品构成近似。《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细则》均没有规定“实用艺术作品”,只有在国务院1992年发布的《实施国际著作权条约的规定》第六条有如下规定:“对外国实用艺术作品的保护期,为自该作品完成起25年。美术作品(包括动画形象设计)用于工业制品的,不适用前款规定。”实用艺术作品是有实用功能的艺术品,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著作权法保护时,需要将其实用性和艺术性分离,只保护其艺术表达,不保护其实用功能。作为美术作品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除需要满足作品的一般要件外,还需要满足美术作品的特殊要件。具体而言,在独创性要件判断过程中,该实用艺术作品应达到美术作品的创作高度。因此,如果依照产品设计图生产获得的工作成果仅是以实用为主,服务于生产生活,不是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对象,如果这些工作成果具有美学意义,具备实用艺术作品的特征,则可以成为著作权的客体。作为美术作品保护与作为外观设计专利保护是不一样的,两者在权利取得、保护范围、有效期限等方面都存在重要区别:前者自动取得,后者须经国家审核授权才能取得;后者保护范围限于相同或类似产品上相同或近似外观设计,前者无此限制;前者有效期为作者生平加五十年,后者仅为十年。如果我们在实用艺术作品独创性要件判断上过于宽松,将导致无人愿意申请外观设计专利,进而导致专利法相关制度形同虚设。所以,也有必要严格审查作为美术作品保护的实用艺术作品独创性要件。因此,诺米公司、甲丁贸易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在于都市之森公司的“迷你甲虫包”是否满足美术作品的独创高度。
 
都市之森公司主张“迷你甲虫包”的独创性表达在于整个包的形状设计,正面有三根车缝线,收纳物件时向外鼓起,类似于甲壳虫的背部。“迷你甲虫包”的设计目的是在于这个包提供一个更大的收纳空间,如果这个包不是使用这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这样的设计就达不到这种扩充收纳空间的目的。“迷你甲虫包”的美感与使用功能是不可分割的,是交接缠绕在一起的,它的美感是无法和扩大收纳的实用功能相分离的。“迷你甲虫包”外观类似于甲壳虫的背部,具有一定的美感,按照美术作品的创作高度和严格审查的原则进行分析,“迷你甲虫包”设计不足以构成艺术上的独特表达,尚未达到美术作品的创作高度,不属于依法受保护的美术作品的范畴。故都市之森公司的“迷你甲虫包”依法不构成作品,不应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综上,基于都市之森公司的“迷你甲虫包”不构成作品,其指控诺米公司、甲丁贸易公司侵犯其著作权的主张亦不能成立,本院采纳诺米公司、甲丁贸易公司的抗辩意见,对都市之森公司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都市之森公司就诺米公司、甲丁贸易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提起了侵害外观设计专利纠纷之诉,由受诉法院对被诉侵权行为是否侵权进行裁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深圳市都市之森创意生活用品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1.涉案“迷你甲虫包”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2.甲丁公司、诺米公司是否实施了侵害涉案作品复制权和发行权的行为;3.如构成侵权,甲丁公司、诺米公司应如何承担法律责任
 
关于涉案“迷你甲虫包”是否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美术作品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第四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本院认为,在美术作品的实际认定中,一般认为只要创作者将其对美学的独特观点在物质载体上以可视的方式表现出来,符合最低限度的创造性要求,就能构成美术作品。虽然我国著作权法未将实用艺术品明确列为保护客体,但若其立体造型符合美术作品的要求,可作为美术作品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就实用艺术品而言,与绘画、雕塑等其他典型的美术作品相比,其更偏重于实用功能的特性使得在认定其是否构成美术作品的标准方面存在特殊之处。比如,背包作为一种具有储物等功能的生活用品,具有实用性,同时,其作为一种由线条、颜色及其组合构成的立体造型,当其造型具备一定的艺术美感时,则具备艺术性。对于同时具有实用功能和一定美感的背包,可以认定为通常所称的实用艺术品,当其使用功能与艺术美感能够相互独立,且艺术设计部分达到一定水准的创作高度时,具有美感的立体造型可以作为美术作品获得著作权法保护。本案中,涉案“迷你甲虫包”具有艺术美感的部分主要在于包正面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形状设计,同时背包的实用功能体现在收纳物品时可向外鼓起,达到扩充收纳的目的。如果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正面不使用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设计,则达不到扩充收纳的目的,即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的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是不能相互独立,其艺术美感无法与扩充收纳的实用功能相分离。且涉案“迷你甲虫包”正面三条车缝线、向外鼓起类似甲壳虫背部的形状设计不符合美术作品最低限度的创造性要求,不足以使公众将其视为一件艺术品,因而不属于实用艺术品的范畴,不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二审中,都市之森公司主张一审法院在争议焦点一中认定涉案权利作品属于产品设计图,但在争议焦点二认为“迷你甲虫包”不属于美术作品,更不属于作品,前后表述矛盾。本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涉案权利作品属于产品设计图并无不当,产品设计图是为制造产品而绘制的图形作品,是由点、线、面和各种几何图形组成的,其体现的是绘图中的科学美感,因而受到著作权法保护。他人未经许可按照产品设计图制造出产品的行为是否构成对产品设计图著作权的侵害,取决于该产品的艺术美感与其实用功能是否能够分离,该产品本身能否构成著作权法上的作品。如上所述,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的艺术美感与实用功能不能相互分离,不构成美术作品,故对该产品设计图的保护应仅限于对该图纸本身的复制、发行等使用行为,而甲丁公司、诺米公司的行为不构成对涉案产品设计图从平面到立体的复制,未侵害都市之森公司对涉案产品设计图享有的著作权。都市之森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鉴于涉案“迷你甲虫包”造型不构成美术作品,故本院对其他争议焦点不再论述。
 
二审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都市之森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