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综合评估多个因素的结果

日期:2019-03-25  来源: 点击量:

【判决要点】
1.相关市场的界定可从需求替代及供给替代的角度进行分析;2.互联网行业具有动态竞争的特点,超过50%市场份额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但是这一推定可以被推翻;3.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项下拒绝交易行为,应综合考量行为人是否在适当的市场交易条件下能够进行交易却仍然拒绝交易、行为是否实质性地限制或者排除了相关市场的竞争并因此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以及行为是否具有合理理由;4.对于明显不会对市场竞争造成影响的合同纠纷,应当优选在合同法框架下拒绝而不是直接诉诸反垄断法;5.互联网平台基于管理需要有权设定合理的平台管理和惩戒规则,并规制平台使用者的行为。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徐书青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计算机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腾讯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科技公司)
 
案例来源: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4955号民事裁定书
 
【案情简介】
微信表情商城(精选表情)和表情开放平台(投稿表情)系由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经营的平行并列微信表情栏目,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为经营管理该栏目在互联网上公布了《服务协议》、《制作指引》、《审核标准》,其中,《审核标准》总则1、2条约定,表情“不得包含与表情内容不相关的其他信息及任何形式的推广信息”。徐书青系“问律师”网站的负责人,为推广其网站,其设计制作了“问问”卡通形象,并获得了名称为“问问”的美术作品著作权登记。2015年12月8日,徐书青向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提交了“问问”美术作品演绎的24个微信表情包,其中第10个演绎表情包旁有“记得付律师费哦”的一行文字,但未获审核通过。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总体驳回理由是“感谢投稿,你的表情违反了微信表情开放平台表情审核标准,作品内容不允许含有任何组织机构、个人、产品或服务的名称、标识、产品包装、吉祥物及相关信息或推广目的”。
徐书青认为腾讯公司不向其开放表情商店,不通过其投稿表情包的行为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项下拒绝交易行为,遂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确认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不向徐书青开放表情商店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判令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允许徐书青进驻表情商店;2、确认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以限制作品传播目的为由不予通过表情包审核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判令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审核通过徐书青投稿表情包;3、本案诉讼费由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承担。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首先,本案相关市场的商品范围应界定为互联网平台信息服务,包括社交平台、新浪、百度等搜索引擎平台、手机应用软件商店平台等互联网平台信息服务;同时考虑到互联网的无国界性,本案相关市场的地域范围应界定为全球市场。其次,因徐书青需求具有可替代性,其可通过多个商品推广渠道满足推广需求,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在相关市场中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无从谈起。再次,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被诉行为,系基于其经营自主权的行使,其平等地对含有推广目的的表情投稿不予审核通过具有正当理由。因此,被诉行为不属于反垄断法意义上的拒绝交易、限定交易。综上,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徐书青的全部诉讼请求。
徐书青不服一审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首先,根据互联网表情包服务的特性、用途及价格等因素,本案具有较为紧密替代关系的一组或一类商品就是互联网表情包服务,涉案相关商品市场应界定为互联网表情包服务。其次,徐书青能够获取的具有较为紧密替代关系的表情包服务的地域市场应为中国大陆市场,本案相关地域市场应界定为中国大陆市场。再次,徐书青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两公司在本案相关市场中的市场份额和竞争状况、控制市场的能力、财力和技术条件、其他经营者对其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和进入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等情况。因此,徐书青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一审法院认定腾讯计算机公司、腾讯科技公司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正确,徐书青关于两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徐书青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申请再审。
 
【判决观察】
最高院认为,本案在再审审查阶段的主要争议焦点为:二审判决关于本案相关市场的界定是否正确;二审判决关于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未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否正确。
一、二审判决关于本案相关市场的界定是否正确
在再审申请中,徐书青对于本案相关地域市场的界定并未提出异议,仅主张本案相关商品或者服务市场应为微信表情开放平台,二审判决将本案相关商品或者服务市场界定为互联网表情包服务,扩大了相关市场范围。对于本案相关服务市场的界定,最高院认为:
第一,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目的与方法。相关市场界定的目的是确定被诉经营者与其他经营者之间进行竞争的市场范围及其面对的竞争约束。一般认为,相关服务市场是根据服务的特性、用途及价格等因素,由需求者认为具有较为紧密替代关系的一组或一类服务所构成的市场。因此,界定相关服务市场,一般主要从需求者角度进行需求替代分析,根据需求者对服务功能用途的需求、质量的认可、价格的接受以及获取的难易程度等因素,确定不同服务之间的替代程度。在某些情况下,如果供给替代对被诉经营者产生的竞争约束不亚于需求替代时,在确定相关服务范围时还应该考虑供给替代。
第二,关于本案相关服务市场的具体分析。从需求替代的角度看,如果受到被诉垄断行为影响的微信表情投稿人可以合理选择其他微信表情推广服务,其他微信表情推广服务应该纳入本案相关服务市场范围。此外,根据本案事实,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提供微信表情和提供其他互联网表情之间存在明显的技术或者法律障碍。因此,从微信创作者和投稿人的角度而言,提供微信表情和提供其他互联网表情服务之间不存在转化的困难。微信表情的投稿人可以很容易地转为其他互联网表情的投稿人。从供给替代的角度看,受到被诉垄断行为影响的微信表情投稿人可以轻易地转而选择提供其他互联网表情,提供其他互联网表情推广服务的提供商显然会对微信表情推广服务带来竞争压力。此时,这种来自供给角度的其他互联网表情推广服务对微信表情推广服务形成的竞争约束非常类似于来自需求角度的竞争约束,故其他互联网表情服务亦应纳入本案相关服务市场范围。因此,本案相关服务市场范围显然不限于微信表情推广服务市场,而是涵盖了更大范围的互联网表情推广服务市场。二审法院将本案相关市场界定为互联网表情包服务,并无明显不当。
综上,徐书青关于二审法院对相关市场界定错误的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二、二审判决关于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未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否正确
徐书青主张,二审法院对于相关市场份额的认定无视证据规则,从市场份额、市场控制力等方面来看,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制定的相关投稿和审核标准不应认定为经营自主权,其拒绝徐书青问问表情包入驻微信表情开放平台缺乏正当理由,限制、排除了徐书青与其他表情包投稿者之间的竞争,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对此,最高院分析如下:
第一,关于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首先,市场支配地位的认定是综合评估多个因素的结果,包括但不限于:该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以及相关市场的竞争状况、该经营者控制销售市场或者原材料采购市场的能力、该经营者的财力和技术条件、其他经营者对该经营者在交易上的依赖程度、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的难易程度等。虽然反垄断法第十九条规定了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可以推定其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但是这一推定可以被推翻。其次,市场份额只是判断市场支配地位的一项比较粗糙且可能具有误导性的指标。在市场进入比较容易,或者高市场份额源于经营者更高的市场效率或者提供了更优异的产品,或者市场外产品对经营者形成较强的竞争约束等情况下,高的市场份额并不能直接推断出市场支配地位的存在。特别是,互联网环境下的竞争存在高度动态的特征,相关市场的边界远不如传统领域那样清晰,在此情况下,更不能高估市场份额的指示作用。再次,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所经营的微信表情开放平台仅仅是互联网表情推广服务市场的一部分。因此,即便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是微信表情开放平台的唯一经营主体,在缺乏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亦不能由此当然得出其在互联网表情推广服务市场具有垄断性市场份额的结论。二审法院关于本案证据不能证明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在相关市场具有支配地位的认定正确,徐书青的相应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第二,关于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是否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判断被诉垄断行为是否属于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拒绝交易行为,除首先需要分析被诉垄断行为人是否在相关市场上具有支配地位外,还可以综合分析如下因素:垄断行为人是否在适当的市场交易条件下能够进行交易却仍然拒绝交易;拒绝交易是否实质性地限制或者排除了相关市场的竞争并损害了消费者利益;拒绝交易缺乏合理理由。对于可能影响判断的其他因素,最高院分析如下:
首先,徐书青投稿“问问”表情包时实质给出的交易条件是,希望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接受其用于商业广告的微信表情包投稿。这一交易条件显然不符合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所设定的交易要求。其次,拒绝交易行为违法性的关键在于,被诉垄断行为人的拒绝交易行为对相关市场上的竞争产生了实质性的排除或者限制效果,并因此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本案中,被拒绝交易的对象仅仅是徐书青的涉及商业推广目的的“问问”表情包这一特定微信表情投稿,该行为完全不会对微信表情投稿人推广其作品的竞争造成实质性不利影响。对于此类明显不会对相关市场竞争造成实质影响的合同纠纷,应该优选在合同法框架下解决,而不是直接诉诸反垄断法。最后,对于任何平台经营者而言,合理规制平台使用者的行为,防止个别使用者的对平台整体具有负外部性的不当行为发生和蔓延,有利于提升平台经营者的利益和平台用户的长远利益。因此,平台经营者有权设定合理的平台管理和惩戒规则,以实现良好的平台管理。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设定关于微信表情不得包含与表情内容不相关的其他信息及任何形式的推广信息等投稿要求,并以此为由拒绝徐书青投稿的“问问”表情包,属于正当理由。二审法院关于腾讯计算机公司和腾讯科技公司不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的认定正确,徐书青的相应申请再审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对于徐书青主张的二审法院审理程序错误等再审理由,最高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最高院裁定驳回徐书青的再审申请。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
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