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案例报告

返回

案例报告:自然人创作完成应是著作权法上作品的必要条件

日期:2019-04-25  来源: 点击量:

【判决要点】
1.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文字作品应由自然人创作完成。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此类“作品”在内容、形态,甚至表达方式上日趋接近自然人,但根据现实的科技及产业发展水平,若在现行法律的权利保护体系内可以对软件的智力、经济投入予以充分保护,则不宜对民法主体的基本规范予以突破。
2.以何种形式提交证据,是其根据证据类型、保全程序繁琐与否等因素作出的选择,虽然经公证文书具有较高的证明效力,但不能认为只有经公证保全的证据才具备真实性。利用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技术手段取得的,电子数据的生成主体和时间明确,内容清晰、客观、准确,可以通过电子指纹形式得到验证。
 
【案例来源】
案号:(2018)京0491民初239号
 
【当事人】
原告: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
被告: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
 
【案情简介】
《影视娱乐行业司法大数据分析报告——电影卷•北京篇》于2018年9月9日首次在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号上发表。2018年9月10日,“点金圣手”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百家号平台上发布被诉侵权文章,删除了文章的引言、检索概况、电影行业案件数量年度趋势图和结尾的“注”部分并删除了涉案文章的署名,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将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判决观察】
法院认为,原告主张被告侵犯了涉案文章的著作权,被告辩称涉案文章不构成作品,原告不享有涉案文章的权利,被告亦未向公众提供涉案文章。故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原告是否为适格的主体;二、被告是否实施了被诉侵权行为;三、被告主张不构成侵权的抗辩是否成立。法院根据现有证据分别予以判断。
一、原告是否为本案适格的主体
(一)原告主张的图形是否构成图形作品
就本案来说,相关图形是原告基于收集的数据,利用相关软件制作完成,虽然会因数据变化呈现出不同的形状,但图形形状的不同是基于数据差异产生,而非基于创作产生。针对相同的数据,不同的使用者应用相同的软件进行处理,最终形成的图形应是相同的;即使使用不同软件,只要使用者利用常规图形类别展示数据,其表达也是相同的,故上述图形不符合图形作品的独创性要求。经勘验,法院将涉案文章中的图形与威科先行库生成的大数据报告1、2的相关图形进行对比,除部分图形的差异外,涉案文章中的大多数图形和大数据报告1、2的其他图形在图形数据、图形类别上亦存在不同之处。但是,上述差异是不同的数据选择、软件选择或图形类别选择所致,不能体现原告的独创性表达。因此,涉案文章中的图形不构成图形作品,原告对其享有著作权的主张不能成立。
(二)原告主张的文字是否构成文字作品
审查相关文字内容是否构成作品,一般考虑如下因素:(1)是否属于在文学、艺术和科学范围内自然人的创作;(2)是否以文字形式表现;(3)是否可复制;(4)是否具有独创性。就本案来说,涉案文章文字内容涉及对电影娱乐行业的司法分析,属于科学范围的创作,以文字形式表现且可复制。因此,原、被告的争议焦点在于涉案文章的文字内容是否具有独创性。
涉案文章系对一定期间内北京法院受理电影作品案件情况等方面进行阐述的文字表达,原告主张为创作涉案文章,选定了与创作目的相契合的关键词并利用上述关键词对威科先行库中的数据进行搜索、筛选,再对搜索结果涉及的裁判文书进行梳理、判断、分析,最终形成了涉案文章。但是,被告认为,涉案文章是采用威科先行库“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的,并非原告通过自己的智力劳动创作获得的,涉案文章不具有独创性,不能构成作品。
关于威科先行库自动生成的分析报告是否构成作品的问题。从分析报告生成过程看,选定相应关键词,使用“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的分析报告,其内容涉及对电影娱乐行业的司法分析,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涉及的内容体现出针对相关数据的选择、判断、分析,具有一定的独创性。但是,法院认为,具备独创性并非构成文字作品的充分条件,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文字作品应由自然人创作完成。虽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此类“作品”在内容、形态,甚至表达方式上日趋接近自然人,但根据现实的科技及产业发展水平,若在现行法律的权利保护体系内可以对此类软件的智力、经济投入予以充分保护,则不宜对民法主体的基本规范予以突破。故法院认定,自然人创作完成仍应是著作权法上作品的必要条件。上述分析报告的生成过程有两个环节有自然人作为主体参与,一是软件开发环节,二是软件使用环节。软件开发者(所有者)没有根据其需求输入关键词进行检索,该分析报告并未传递软件研发者(所有者)的思想、感情的独创性表达,故不应认定该分析报告为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创作完成。同理,软件用户仅提交了关键词进行搜索,应用“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的分析报告亦非传递软件用户思想、感情的独创性表达,故该分析报告亦不宜认定为使用者创作完成。综上,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和使用者均不应成为该分析报告的作者。分析报告系威科先行库利用输入的关键词与算法、规则和模板结合形成的,某种意义上讲可认定威科先行库“创作”了该分析报告。由于分析报告不是自然人创作的,因此,即使威科先行库“创作”的分析报告具有独创性,该分析报告仍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依然不能认定威科先行库是作者并享有著作权法规定的相关权利。有关分析报告的署名问题,无论是软件研发者(所有者)还是使用者,非创作者都不能以作者身份署名,应从保护公众知情权、维护社会诚实信用和有利于文化传播的角度出发,在分析报告中添加生成软件的标识,标明系软件自动生成。
虽然分析报告不构成作品,但不意味着其进入公有领域,可以被公众自由使用。分析报告的产生既凝结了软件研发者(所有者)的投入,也凝结了软件使用者的投入,具备传播价值。如果不赋予投入者一定的权益保护,将不利于对投入成果的传播,无法发挥其效用。对于软件研发者(所有者)来说,其利益可通过收取软件使用费用等方式获得,其开发投入已经得到相应回报;且分析报告系软件使用者根据不同的使用需求、检索设置而产生的,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对其缺乏传播动力。因此,如果将分析报告的相关权益赋予软件研发者(所有者)享有,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并不会积极应用,不利于文化传播和科学事业的发展。对于软件使用者而言,其通过付费使用进行了投入,基于自身需求设置关键词并生成了分析报告,其具有进一步使用、传播分析报告的动力和预期。因此,应当激励软件使用者的使用和传播行为,将分析报告的相关权益赋予其享有,否则软件的使用者将逐渐减少,使用者也不愿进一步传播分析报告,最终不利于文化传播和价值发挥。如前所述,软件使用者不能以作者的身份在分析报告上署名,但是为了保护其合法权益,保障社会公众的知情权,软件使用者可以采用合理方式表明其享有相关权益。
关于涉案文章是否为威科先行库自动生成。本案中,为查明相关事实,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对威科先行库“可视化”功能进行了勘验,由被告提供相应搜索关键词,依次自动生成大数据报告1、2。经比对,涉案文章的文字内容并非威科先行库“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而是原告独立创作完成,具有独创性,构成文字作品。被告的抗辩不能成立。
(三)涉案文章是否系法人作品
本案中,原告主张涉案文章系法人作品,著作权由其享有。法院认为,根据查明的事实,涉案文章在原告经营的微信公众号首次发表,发表时署名为原告,虽然原告主张的创作时的部分文档保存时间在涉案文章发表之后,但从总体上看能够体现该律所对涉案文章的创作过程。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法院认定涉案文章是原告主持创作的法人作品,原告是本案适格的主体。
二、被告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著作权
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是百家号平台的经营者,百家号平台是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内容发布、内容变现和粉丝管理的平台,被告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百家号平台具有极强的控制和管理能力。被告辩称百家号平台是信息存储平台,法院对此不持异议。法院认为,经营者在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等技术服务的同时,并不能排除同时提供内容服务(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等)的可能。在原告变更主张被告提供被诉侵权文章的情况下,法院将根据现有证据全面审查判断被告提供服务的具体情形。
(一)百家号平台是否存在被诉侵权文章
本案中,原告提交了被诉侵权文章的网页截图,显示被告经营的百家号平台上存在被诉侵权文章。为保证其取证步骤的真实性及相关网页的完整性,原告将相应网址的网页通过公证云平台“静态页面取证”功能进行证据固定,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对此出具了相应的电子数据保管函。法院认为,原告提交的电子数据证明百家号平台上存在被诉侵权文章,已完成了初步举证责任,被告未提交相反证据证明其未实施上述行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民事责任。法院认为,原告以何种证据形式提交上述证据,是其根据证据类型、保全程序繁琐与否等因素作出的选择,虽然经公证文书具有较高的证明效力,但不能认为只有经公证保全的证据才具备真实性。原告提交的电子数据,系利用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技术手段取得的,电子数据的生成主体和时间明确,内容清晰、客观、准确,可以通过电子指纹形式得到验证。综上,法院确认在原告取证之时,被告经营的百家号平台上存在被诉侵权文章。
(二)被告向用户提供服务的性质
根据原告提交的网页截图等证据,百家号平台上被诉侵权文章的页面中出现了“点金圣手”的署名及“点金圣手”的简介,但仅凭上述信息不足以认定“点金圣手”系被诉侵权文章的提供者。法院认为,被告作为网络服务的提供者,持有并管理着相关用户信息及提供相关服务时留存的信息。在原告已提交初步证据证明百家号平台上存在被诉侵权文章的情况下,从便于法院查清事实、便于权利人维护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被告应进一步提供证据或证据线索。本案中,被告未提供关于上传者的相关证据,故对被告在本案中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的抗辩,法院不予采信。法院认定被告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了被诉侵权文章。
本案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百家号平台上已不存在被诉侵权文章,原告亦不再要求被告停止侵权,法院对此不持异议。
(三)被告是否侵害原告享有的权利
被告未经许可,在其经营的百家号平台上向公众提供了被诉侵权文章内容,供公众在选定的时间、选定的地点获得,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故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法院予以支持。涉案文章文字内容涉及司法分析内容,专业程度较高;被告作为业内知名公司,服务范围较广;涉案文章在原告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后次日,被告即向公众提供被诉侵权文章;原告主张对涉案文章中图形享有权利,法院未予支持。综上,原告主张的赔偿数额过高,法院不予全额支持
原告主张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署名权。法院认为,本案中,原告创作完成涉案文章后,在文章中标注了名称,并注明原创;而在被告提供的被诉侵权文章中,删除了其署名,且出现了“点金圣手”的字样,足以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点金圣手”系作者,侵害了原告享有的署名权。被告应以合理的方式向原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原告主张被告侵害了其享有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法院认为,本案中,将百家号平台上的被诉侵权文章与原告微信公众号上的涉案文章相比较,前者删除了原告为整个系列作品创作的引言、检索概况,电影行业案件数量年度趋势图和结尾的“注”部分,上述内容均非体现涉案文章独创性表达的主要内容,未歪曲、篡改原告表达的思想,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判决如下:
一、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在百度百家号平台首页上连续48小时刊登道歉声明,为原告消除影响;
二、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向原告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
三、驳回原告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的其他诉讼请求。

声明:

1、本报告基于研究价值和参考意义而选择编辑了部分案例,但这并不代表本报告赞同法院的观点及其判决结果;

2、本报告在对判决书或新闻资讯进行选摘编辑时,有可能存在错讹或误解,欢迎与我们联系;

3、本报告将定期在《中国知识产权案例报告》中选登,请联系上知所订阅案例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