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上知社区

网游判决

返回

刘仕斌开设赌场罪刑事一审刑事通知书

日期:2022-08-03  来源: 点击量:

刘仕斌开设赌场罪刑事一审刑事通知书

审理法院: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22)新02刑申5号
案  由: 开设赌场罪
裁判日期: 2022年07月21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通知书

(2022)新02刑申5号
刘仕斌:
你因开设赌场罪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人民法院(2019)新0203刑初170号刑事判决书及克拉玛依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新02刑终13号刑事裁定书,向本院提出再审申请,要求撤销上述判决书和裁定书,改判申请人无罪。事实和理由:一是原一审、二审裁判认定案涉“大新疆麻将”属于“赌博网站”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二是原一审、二审裁判没有查明案涉公司的人员层级和管理权限,也没有查清申请人参与“大新疆麻将”研发过程以及具体分工,错误认定申请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三是申请人在侦查及审查起诉期间的有罪供述均是受到办案机关刑讯逼供或变相刑讯逼供、威胁、欺骗的情况下进行的,原一审、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有误;四是申请人刘仕斌并不在“大新疆麻将”工作组和测试群中,并未参与相关群中的聊天,并不知道有人利用“大新疆麻将”进行赌博;五是本案中存在非法取证行为。

本院经复查认为,申诉人刘仕斌系原审被告人田某、汪某、倪某等11人犯开设赌场罪一案中的被告人,有权提出申诉。原一审、二审认定的事实为:2016年11月至2018年11月间,田某、汪某为牟取房卡销售利益合谋开发采用房间、俱乐部等模式,具有积分统计、录像、定位等功能的“大新疆麻将”网络棋牌游戏APP,提供给会员消耗房卡开房后实现赌客在房间内的精准匹配,赌客依据每局麻将结束后的积分数额在微信内进行赌资结算。其中刘仕斌、崔某等人明知“大新疆麻将”平台系供他人组织赌博而提供技术支持服务,收取服务费。一审法院认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开设赌场罪判处被告人刘仕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一审后,被告人刘仕斌等8人不服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于申诉人提出的案涉“大新疆麻将”属于“赌博网站”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的问题,原一审、二审裁判没有查明案涉公司的人员层级和管理权限,也没有查清申请人参与“大新疆麻将”研发过程以及具体分工的理由。经审查全案证据,我院认为:从共同犯罪时该案各被告人主观明知分析,在案证据有从原审被告人田某处依法扣押的手机、电脑主机、硬盘、U盘及电子勘验检查笔录,与田某手机内“大新疆麻将”测试群聊天内容,田某、汪某等人的文件传输中对于平台出现技术问题的相关回访.docx文件、刘仕斌与其他同案犯的聊天记录、大新疆麻将dxjmj001公众服务平台号中发布的相关内容、大新疆麻将~工作组群聊天内容,可以证实在主犯田某的主持下,组织其他同案犯明知设计和创制的“大新疆麻将”平台是给代理提供的具有显著特征的组织赌博性质的服务平台,使用平台方在此基础上各取所需且以非法获利为目的,进行组织或参与赌博活动。在“大新疆麻将”测试群内各同案犯交流的内容也充分证实该平台bug多次造成玩家无法结算赌资或代理赔钱,田某要求申诉人刘仕斌等技术人员进行修复并补偿房卡。其中还有玩家对赌资结算方式以及输赢概率、是否同意零售房卡等向平台发表意见时的情况,以及组织者田某通过销售额考核来积极追求推广人员多发展组织赌博的代理等情况的客观事实。对上述事实,共同犯罪人田某、汪某、倪某、何某、崔某、魏某、黎某、陈某、雷某、桑某等10人的供述,申诉人刘仕斌在案的供述和辩解,均能证实参与“大新疆麻将”平台设计和运行的组织者、协助者、操作者、维护人员等都主观明知该平台的性质为赌博平台,也能证实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的层级和职责权限、“大新疆麻将”研发过程以及具体分工,以上证据确实充分、相互印证。从非法手段上分析,对于此类棋牌APP,尽管转战电脑、手机微信,拉的是熟人,输赢不见现金,却掩饰不了非法营利目的,通过代理推广、招揽赌客,线上游戏,线下结算,赌博仍是此类平台的底色。同样,从社会危害性上分析,“大新疆麻将”打着棋牌游戏的幌子,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迷惑性,通过表面上的“游戏行为”,一步步引诱赌客身陷其中,不仅同传统赌博一样,会摧残人的心智,还会危害家庭幸福和社会和谐,严重背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国刑法严厉打击和惩处的。综上,申请人刘仕斌在原审被告人田某组织开发设计并投入运行的“大新疆麻将”赌博性质的平台中,提供技术服务,任前端主程序员,认定其为从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依法准确。

关于申请人刘仕斌提出的在侦查及审查起诉期间的有罪供述均是受到办案机关刑讯逼供或变相刑讯逼供、威胁、欺骗的情况下进行的,该案中还存在其他非法取证行为的申请理由,并向法院提供了11份录音文件复制件及文字整理稿。经审查全案,申请人刘仕斌在此案一审时处于被取保候审的强制措施期间,公诉机关指控刘仕斌犯罪事实时认定其有自首情节且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一审判决对上述减轻、从轻处罚情节予以确认并体现。另查,在一审开庭前和庭审整个过程中,刘仕斌和辩护人都没有向法院提出排除非法证据的申请。在法庭调查时,刘仕斌供述了其通过微信群知悉“大新疆麻将”中有人赌博的事实。申请人刘仕斌提供的11份录音文件复制件,有10份是其在接受公安干警讯问时自行使用手机录制的,该录音行为性质已经违法,刘仕斌的录音行为未经公安干警同意,说明其主观动机不纯。对于公安干警的讯问,刘仕斌的应答具有明显的倾向性。综上,对于该录音文件及其内容,本院不予采纳。对于申请人刘仕斌提出的其他申请再审的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综上,再审申请人刘仕斌的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的再审条件,本院依法予以驳回。

特此通知。

二〇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